搜索
查看: 2947|回复: 62

[【有声小说】] 经典有声小说《下海》音视频(全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6-3 02: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老铁
监制:苦咖啡
编导:秦岭风
主播:苦咖啡、触摸、凤箫、(演播顺序)
片头录音:
图片组:清雅、淡雅、兜兜、风采伊人、小白、胡杨林声

片头词:秦岭风
    时代的大潮淘尽多少风流,真正能在海里喝几口,知道生活的苦涩,不被海水淹死,还能滋润地活着的人,那就是个爷们!激情、兴奋、恐惧与生离死别尽在网络文学经典精彩上演,请欣赏来自网络第一代朗诵人老铁的纪实小说《下海》。主播:经典有声小说团队。有请主播...!

片头欣赏          配音:若耶夕夕            配乐:苦咖啡



作者介绍:

他来自中国的最北方,铁骨铮铮,豪情满怀;
他拥有黑土地的性情,执着无悔,快意人生;
没有人如他一样,对热爱的天地爱逾生命,那是渗透在骨血里无法消除的印记!
没有人如他一样,对挚爱的朗诵视若神祇,那是融入在心田里不能割舍的牵挂!
他,有一个明快而又刚硬的名字——老铁!(本名:孙临江)
他,纯真率真的文笔,书写人生千般豪迈,记录人世万千沧桑。
他,从碧海银沙的网络朗诵天地走来,书写传奇般的朗诵人生。


2012年12月29日开播
      《下海》(第1------10章)  主播:苦咖啡
      《下海》(第11-----22章)  主播:触摸
      《下海》(第23-----31章)  主播:凤箫
(元月15日)演播进度:( 第廿九、三十、卅一章 [size=+0]主播:凤箫
点击进入→ 威盘下载地址

这部小说到今天(2013年1月15)就全部播讲完了。因这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希望作者能继续完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中文文明ID

x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正文

序 言:我的自白
    我,给自己起了个即硬朗又冰冷的名字,其实我也炽热过,那是我前生转换到今世的时候,那溶化我的火锻炼了我性格。一个普通的人,就是因为喜欢朗诵而迷恋上了网络,又因为网络使我更加痴迷朗诵。真诚、不说假话是我对待所有和我交往的人的态度,有时候叫人感动;有时候又叫人寒心,但我一直坚持着。因为,我相信别人比相信我自己更多!
曾经有过许多梦想,但随着年龄大了,追求就少了;睡眠少了,梦也就少了,但有一个梦始终没有忘记——用我自己的声音,诠释生命的意义!即使是一滴水,也要用生命折射太阳的光芒!
1991年春,我曾经经商“下海”,在俄罗斯闯荡了2年多,直到那第一本护照用完,那段时间我真象做梦一样,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激情、兴奋、奔波、恐惧与生离死别、放荡不拘、忘却自我等,都在短短的2年里梦一般的经历,而当梦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起点,只不过是在生命的年轮里多走了两圈。
机遇美丽的光环照到你头上的时候,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因为,在人生过程中这个时刻太多了,一次的晕呼就可能叫你多少年或者一生付出代价。时代大潮淘尽多少风流,但真正能在海里喝几口,知道生活的苦涩,不被海水淹死,还能滋润的活着,那就是个爷们!
不羡细雨润春色,愿作白雪净人间!
                                        老铁  2006年10月28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对岸来的电话

   春节刚过,上班的人还没从过节的吃玩劲里缓过来,一个个都在说着过节打麻将的事情,几个老爷们在那胡侃着老毛子的电视“毛片”。这一江之隔的黑河,每周都可以在半夜看几个俄罗斯电视台放的三级片,这对闭塞的小城人来说是个新鲜。其实,林一功早就看了,只是很少和他们唠,这会他心里闹腾着那。
    
 有时候,人真不知道是那根筋出毛病,总是不满足自己现有的环境,站这山望那山高;可真的到了那山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不一定就比以前站的山高。于是就沮丧、后悔,甚至在心里骂街:“狗卵子,的色什么啊~”,此刻,林一功就在骂自己。
    
  本来在计委已经是括号副科级(就是在没正式提拔之前享受副科级待遇)的他,就因为要求入党,且申请考验好几年了,结果在党组研究时候,那书记老头说他头发太长,不够稳重需要再考验看看而没通过的缘故,报名参加了全区调干考试。当初是为了和哥们做伴,也想一此来叫老爷子看看,显白一下自己,谁知道一下子考上了,还是让人喜欢的财政系统的二层机构--国有资产管理局。于是乎么都不要了,没有那括号我认了,年轻还有机会;降半级工资我也认了,那单位待遇好也不差那,反正老子不干了,非走不可!就这样卡了2个月还是放了,就来到了这个“高山”----国有局。
    
  可这是个新建机构,什么都没定,整天的研究文件,什么“三定方案”,什么“具体细则”,搞的头都大了。来了一个月,好容易有个学习的机会,因为来的晚,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天天在那10多个人小会议室改的办公室里,简直就是活受罪。有一天,有个专案组要抽单位一个人去下乡,开会的时候都说家里脱离不开,林一功老哥一个自己说的算,他反正没什么事,也算是换换空气,于是就报名去了。
    
  “真他妈的是,学习到哈尔滨都争着去,下乡干活都有事。”
  
     
  就在办公室侃的热闹的时候,放在办公室中间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聊的正高兴的人们谁也没去理会,只有心烦的林一功闲着,他也离电话最近,接电话做传达好象就应该是他的事。
    
  “喂~~~~~~~”林一功无精打采的问。
    
  “你谁啊??”对方问。
    
  “我是你林叔!”林一功听出是刚刚调来不久的哥们秦云的声音,所以和他开个玩笑。
    
  “你个小犊子,”显然他听出了林一功的声音,“我没时间和你闹,我现在在老毛子那,我明天下午带几个老毛子回去,你去帮我找华玉来当翻译,在和局长说一声,叫车队派个车来。我没时间了,都交给你了。”他一口气把话说完就放下电话。那时候从对岸大电话是国际长途,这小子准是怕花钱。
    
  那边电话都放下了,林一功还在望着听筒发呆,心里在叨咕:“他妈的,我怎么接这么个电话?”也真准,秦云在这单位就和他比较熟,因为在他调来之前他们就认识;他还就得找林一功,因为就他认识华玉。“靠~真是老家贼拉屎落眼睛里----巧死拉”,林一功低声的骂了一句。
    
  “你拿电话发什么呆?谁来的?”坐我边上的陆聪问我。
    
  “野猪!”这是老秦的外号。陆聪是和老秦原来一个单位的,她知道这个外号。于是,她只是微微一笑。
    
  然而就是这一个电话,他打来,林一功一接,陆聪一问,把我们三个就连在了一起。
    
 
  要说林一功,是个双重性格的人,遇君子他一本正经,满嘴的之乎者也;遇流氓他也是一身匪气,操爹骂娘是一套一套的。1。70米的中等个子,不到30岁身体已经略微发胖,最大的特点就是那个大脑袋和小眼睛,用他自己的话说:脑袋大聪明,眼睛小聚光!
  刚上高中那年,学校老师和他说:你小子要是把有理数弄会了,俄语33个字母背着写出来我就叫你毕业!也难怪老师这样说,自上学他就没好好读过书,夏天游泳,天天泡在黑龙江里,黑的就象个泥鳅;冬天天天穿着冰刀上课,没等老师讲几句他就一跨课桌出去滑冰了;剩下的日子,不是满山遍野的跑,就是踢足球,总之,就没有一天好好在课堂里读过书。那年头,“学黄帅造反,学张铁生交白卷”,不是学生怕老师,而是老师怕学生,就这样,林一功在学校里混了快8年了。
  高中还有一年多就要毕业了,突然恢复了高考,学习又有用了,可留给林一功在学校的时间却没几天了。考不上大学,他只有两条路:一是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是去当兵为祖国站岗放哨!林一功心里明白,摆在他面前有三条路:下乡,几百人挤在一个大炕上,天天白菜土豆汤黑面馒头,他吃不了那苦;当兵,听说新兵连三个月就是不死也扒层皮,他受不了那罪;读书,虽然眼下累点,但将来要真的上了大学可就不愁吃不愁穿了。于是,他决定读书!
  在林一功家隔壁,住着一对新婚夫妇,女的于芝是黑龙江大学俄语系毕业,男的高峰是哈理工毕业的。林一功就找他们两口子补课,一口一个“芝姐峰哥“的叫着,帮人家挑水劈材哄孩子,小两口看着这孩子会来事又好学,也就很尽心的教他。也别说,林一功要真想做起事来还真的有股向上精神,他是会的先做,不会的就先背下来,天天学到凌晨2点,连他爸妈都看着纳闷:以前那么打都不学习,现在中什么邪了?不到三个月,他就把初中所有的课程都学会了。
  期末考试成绩发布后,林一功名列全班第五,教数学和俄语的老师都怀疑他是抄的,于是把他叫到教导处。
  “林一功,你的卷子都是自己答的吗?“老师问。
  “咋了?不是我答的故悄愦鸬?“林一功一手插在裤兜里,栽歪个膀子颤着腿,一副得意的样子。
  “你给我站好!”老师厉声说道:“给你考试卷子重做。要是你能都做上来和原来的一样我就叫你毕业!还凭你为今年的三好学生。”
  “三好学生就不必了。老师,我要是答的比原来分数高,你叫我入团怎么样?”林一功一脸坏笑的看找老师。
  “好!”老师把卷子递给了他。“就在这做。数学俄语给你100分钟时间。”
  不到100分钟,林一功交了卷,结果是数学98分,俄语满分100分。老师惊讶的互相看着。
  “还不相信啊?考完试我回家都看了,不会的我都重做了。老师,明天给我发团徽哦,哈哈``````”林一功笑着跑出了教导处,嘴里唱着当年最流行的广告歌曲:燕舞~燕舞~,一片歌来一片情``````
  
  就在林一功放下电话去和局长汇报秦云的事情的时候,他才知道局里正在筹建经贸公司。那时候是经贸热,各单位都在集资办经贸公司,和俄罗斯做买卖来补充福利。局长听说秦云要带俄罗斯客户来,自然很高兴。
  “公司还没成立就有客户,秦云这小子还真行,调他来还真调对了!”局长兴奋的说道。
  “局长,秦云说,看局里能不能派车去接一下海关?”林一功问。
  “派!一功啊,你去车队安排一下,派那台新买的4500,就说我说的。另外,这两天你就负责接待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具体的你去落实吧。”局长很认真的拍拍林一功的肩膀。
  “好的。那我去了”林一功告辞出来。去车队和车队队长落实了车的事情。在车队办公室给华玉打电话,可是怎么也不通。于是他就叫了台车去华玉的单位找他。单位的人说华玉去哈尔滨开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回林一功傻眼了:翻译没有了!
  那边秦云联系不上,这边翻译出差了,局长又把事情落实给我,这可怎么办那?林一功一时间真不知道怎么是好。“他妈的,这不是没卵子找个茄子提溜吗?”林一功心里骂到。自己梦自己圆吧,这么点小事和局长汇报,那还不叫领导怀疑我工作能力啊?
  林一功突然想到他那补课的老师于芝姐,于是便跑到了于芝的单位一中等她下课。
  “芝姐~”林一功看到于芝从教室走出来,大喊了一声。
  于芝看到林一功喊她,和身边的学生说了几句,就微笑着向他走来。于芝是他们学校里最漂亮的年轻女教师,一袭飘逸的长发,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笑一对漂亮的酒窝,丰满的前胸,修长的双腿,走起路来那婀娜的样子,要不是和她熟悉,林一功恐怕就要流鼻血了。
  “坏小子,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你姐,不是又要学俄语了吧?”于芝一手搂着林一功的肩膀,一边笑着歪头问他,看着那些学生羡慕的眼光,林一功简直就幸福的要晕了。
  “那啊,我是来求漂亮姐姐帮忙的,这世界就我芝姐心疼我,什么事情都能帮我的。”林一功讨好地说道。
  “你少贫嘴,有事情就直说,少和我油腔滑调的,我马上要上课那。”
  林一功知道课间没多少时间,于是就把事情的原委和她说了一遍,“姐姐,你一定要帮我,要不你说,我刚刚到这个新单位,局长安排的事情不办好,人家还不怀疑我工作能力啊?你是我亲姐,你一定要救我,我求你了!”
  “好吧。”于芝叫他缠的没办法,看他那可怜的样子就决定帮他。“我把课程安排一下,明天早上你来接我。”这时候上课铃响了,他们相互再见!
  翻译有了,林一功终于舒了一口气、、、、、、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找翻译
  找到了于芝这个翻译“替身”,林一功心里有了底,用他的话说是“不能孩子哭了抱给娘”,他喜欢做这样能体现自己能力的露脸事。
  于芝比林一功大5岁,今年30岁了,但是从外貌和身材上一点也看不出少妇的影子,和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站在一起,一样可以把她们比的啥也不是,是这个边陲小城市出了名的大美人。当年就因为长的漂亮,高中毕业别的人都去下乡或参军了,她是没费什么事就留在了外事局机关,上班不到半年就被送到黑龙江大学上学去了。在学校里追她的人就不用说了,据说当年有个老红军的儿子追她,答应毕业后留在省直机关工作,她根本就没理那小子,毕业后回到了黑河。至于高峰是怎么追求她,离开自己生活了20多年的省城,和她来到黑河,谁也说不清楚,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林一功自打和于芝两口子学习俄语后,几乎天天都泡在他们家里,他发现他们两非常爱学习,每天吃完饭后两人都要看书。高峰喜欢文学书法,家里有很多藏书和字画,看书累了的时候就练书法;于芝就一边哄孩子睡觉,一边还看一些俄文资料,顺便还辅导林一供的俄语。一直到2年前他们搬进新楼后,互相的来往才少了些。但这两年多来,对林一功来说可以说是改变人生的两年,他不仅和他们学习俄语,而且还把他们家里所有的书都看了一遍,和高峰一起背唐诗宋词,学习书法,还有就是于芝把他的一个坏毛病给改了:不许说脏话!林一功从心里尊重、感谢于芝和高峰,于芝和高峰也非常喜欢这个聪明好学的小弟弟。
  79年高考林一功离录取分数线差5分而榜,懊恼的在家里哭了一天没出屋,晚上高峰来叫他说“你芝姐叫你”他才出来,到了于芝家,他看到桌子上做一桌他爱吃的,眼泪又下来了。
  “哭什么哭?没考上就这样啊?也太不象个男人了。一功啊,以后你经历的失败多着那,那能每次都成功啊?不要这样,你数理化的底子薄,不扎实,以后多加把劲,还有明年那。哭是没出息的,姐姐相信你,吃饭吧。”于芝是连训带劝的把他推到了桌子边,高峰笑着对他说:“要不要喝点酒?今朝有酒今朝醉,与尔同消万古愁啊~~~~哈哈~~”
  林一功更受不了了,“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打那以后,林一功更加努力的复习了。转年春节刚过,一天高峰来找林一功,告诉他一个消息,要成立工商银行,在全区进行招干考试,他已经给他报名了。林一功不想去,他一心想的就是考黑龙江大学,要和姐姐哥哥做校友。
  高峰和他说:“去参加考试不一定就能考上,考上了你也可以选择不去,但在今年高考前,你参加这样的考试,也算是一次模拟测验,感受一下考场环境嘛。”
  林一功一想也是,于是就答应了。
  全地区2000多人参加考试,结果一出来把林一功吓了一跳:第一名!于芝和高峰也没想到林一功会有如此之大的进步,到是林一功的爸爸妈妈乐坏了,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请于芝高峰两口子吃饭,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们。林一功发起倔来,他把录取通知书给撕了,说什么也不去,自己不考上大学绝不罢休。
  当着于芝两口子的面,老头子眼泪都下来了:“儿子,算爸爸求你了,咱家你们哥四个,你是老大啊,能有工作帮家里减轻点负担就不错了,何况又是国家干部,咱家祖辈都没有当干部的,你能有这样的好机会,那是祖坟冒青烟了~~”林芝看着老人这样,加上刚刚林一功妈妈偷偷恳求她劝儿子上班的事,无奈的摇摇头,很为林一功惋惜。高峰知道这事是他惹的,他必须劝劝林一功,说:“林叔,你别着急,一功有理想有抱负,您应该高兴。我说一功啊,你也别太死心眼,林叔的话是有道理的,工作了不等于你不能学习了,不等于你不能再深造上学,你芝姐不就是先上班后上学吗?只要你好好干,以后有的是机会!”“是啊”其他人都一起应和着。
  那一晚林一功失眠了,对不满18岁的林一功来说真是太难了,长这么大他还没出过黑河,外面是什么样他都没见过,他多想到哈尔滨去上大学啊!他还梦想着和高峰一样在大学找个漂亮媳妇那……可是,他脑子中却闪现出老爸的身影。爸爸开车在外住寨,十天半月的回来一次,走时白面袋子装着干粮,罐头瓶子装着咸菜,常常是天不亮就走了,深更半夜的回来,很长时间根本就没见过他面。有一次,我学习到早上1点多才睡,刚刚躺下爸爸回来了,老人悄悄来到孩子睡觉的屋子,在每个儿子头上亲一下就走了……妈妈每天早上给我们蒸一锅馒头做一锅菜,然后就出去挨家挨户的去给人理发。自行车都骑坏了好几台了,当妈妈晚上回来很疲惫的洗衣服的时候,林一功想帮她,她总是叫她别管,去好好看你的书……林一功是个孝顺的孩子,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帮家里、帮爸爸妈妈减轻负担,作为家中的长子,他应该这么做。有一股热流淌到了脸颊上,他做出了自己人生第一是选择:参加工作,去上班!
  就这样,林一功参加工作,在一个小营业所里做出纳做了2年,这两年,他一直没有把文化课丢掉,因为他上大学的梦一直在他心里。
  后来撤消黑河行政公署,成立黑河市,各大机关重新组合。高峰这时候调到市外经委工作,经他一个在人事部门同学帮忙,林一功调到了计划委员会。
  计委是个宏观经济部门,是个务虚的没有什么实权但有什么都关的一个机关。那时候有那么一句话:企业干实事,统计画脚印,计委吹牛皮,财税得实惠!那些年都是年年看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国家调子一定,地方就好办了,按照国家经济增长的递增速度,计委就开始根据上年统一数字,把大数一定,轻重工业比例一划分,其他指标一调整,那“牛皮”计划就出来了,然后写一个说明一上报,市长批准,人大通过就完活。中间具体怎么执行也就是走过场似的检查一下,年中开个会,年末的时候是“指标不够数字凑,社会经济双丰收”。
  林一功在计委的几年中,学会了不少在机关混日子的本领,他平时和他所管的企业厂长经理混的都很熟,也帮他们跑了不少项目,对企业情况比较了解,所以,拿捏个数字糊弄个上级他是连锛都不打,一到报表的时候,他是把大数一掐,小数调节,横打竖磕,把个报表弄的是天衣无缝,还经常受到上级计委的好评。最重要的是,他考上了广播电视大学经济系,不但圆了他上学的梦想,就连学费书费单位都给报销了。用他的话说这叫“曲线救国”。
只有一件事总叫他耿耿于怀,那就是入党,他要求了好几年,思想汇报都写了有一麻袋了,可一到讨论他的时候就总是不行,他知道,这是因为他有一次骂哪个老倔主任的结果。后来,他多此也不抱幻想了,他心想:铁打衙门流水的官,你他妈的还能管老子一辈子,我还年轻,我靠死你们!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抉择

   秦云和他的俄罗斯伙伴丽娜与托里一早就下了火车,从哈巴洛夫斯克到黑河对岸的布拉戈维申斯克(简称:布市),要头天的上午10点上车,到第二天早上7点才能到达,坐近21小时的火车。虽然现在是中国时间早上7点,可俄罗斯时间已经8点,海关已经开关了,所以,他们三人连早饭也没吃就直奔布市海关。
  那时候布市的新海关还没建好,在布市港里面一个简易的铁皮大棚做临时联检大厅,由于春节刚过,都是来的人,回去的不多,所以他们很快就过境了,汽车在江面上跑了不到10分钟就到了黑河海关。
  林一功一大早就跑那于芝家楼下等着了,昨天晚上他们已经在电话里说好去接第一班过境车,于芝今天正好是第四节课。于芝一出楼洞口,林一功就殷勤的为她开了车门,嘴里还甜甜的叫了声“于芝姐”。于芝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就上了车,她知道这小子求你办事的时候嘴一向是这样甜的。等他们到了海关还不到8点,于是他们俩和司机就在车上等着,虽然春节一过就是春天了,但黑龙江边的江风还是冷飕飕的,冰雪覆盖的大江还在酣睡,那凝固的河流没有一点苏醒的意思。
  这时候海关门口准备过境的人越来越多,回来过年的商人们要过去,“滚大包”倒爷们也要过去。有个大包从车边过去,林一功只看到两只脚,剩下的就是包在走。海关进口的小门前乱烘烘的挤成了一锅粥。
  林一功看到出口那有俄国人出来,知道第一班车到了,于是他和于芝下了车,正好这时候秦云也出来了,也正在向这边望过来,他一看到林一功,就走急急的走了过来。
  “华玉哪?”秦云没注意站在车边的于芝,他看到林一功身边没有华玉就急切的问。
  “华玉去哈尔滨出差了,就我自己带车来接你。”林一功故意逗他。
  “操,那不毁了,你我都不会老毛子话,那不是500块钱一人一半,两250吗?”秦云急了。
  “瞅你急的那傻逼样,我象你想的那么苯啊?我把我姐找来了,没问题的,野猪。”林一功叫秦云那脏话一说,自己也说了脏话,他回头看了一眼于芝,看到于芝脸上微笑着,知道是给自己面子,吐了一下舌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于芝,一中俄语老师。”林一功拉过秦云:“这是秦云,我们……”林一功还真不知道怎么介绍他,因为他刚刚调来,还不知道是什么公司那。
  秦云走上前拉着于芝的手说:“真谢谢你,我们公司还没成立,现在就我一个经理,光杆司令……” 
  “别拉着手不放,你这小子。把你那几个老毛子叫上,快上车吧!”林一功打开秦云拉于芝的手。
  于是,秦云通过于芝翻译,把我们几个介绍给他的贸易伙伴,他介绍于芝是公司副经理兼翻译,说我是贸易部经理,说那车是公司新买的,当到我们单位新建的培训中心--金财宾馆的时,说这是我们公司新建的,总部就在这里。这小子真能忽悠,唬的老毛子一个劲的说“哈拉少”(好的意思)。
  等把客户安排好后,秦云叫我去安排早餐,他和于芝带客人到房间看看,顺便谈点事情,半小时后下来。等他们下来的时候,我悄悄问于芝:“姐,他们说什么了?”于芝告诉我他们谈了有几台“卡玛斯”车。“啊~!”我惊讶了一声。于芝看了我一眼,好象是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她不知道,那时候“卡玛斯”很难弄到,进口这车需要进口许可证,据说一台车的许可证就可以卖一万元,这车在国内有多少要多少,利润很大,那价差大的吓人啊。
  早餐是满丰盛的,对俄罗斯人来说那是“哦气你”(非常)丰盛,但是宾馆刚刚开业,还没接待过俄罗斯人,没有预备刀叉,他们又不会用筷子,只能用汤勺和手了。于芝告诉林一功去和餐厅经理说说,要他们买点刀叉,要不他们俩怎么吃饭啊。林一功笑着去安排了。
  吃过饭于芝准备回学校去上课,秦云急了:“于老师,你不能走啊,你一走我们怎么办啊?”
  “一功就和我接关,我接了就算是完成任务了。秦经理,你谈生意我做翻译也不太合适,你还是找你以前的翻译吧。”于芝很客气的说道。
  “我那翻译去哈尔滨了,我……其实我们公司就没有翻译。”秦云向林一功发出求救的目光。
  “哥们,你别看我,我按你说的接海关,我都做到了,别的可没我什么事情,我那知道你还要和老毛子谈判啊。”林一功原以为接完海关秦云就会有办法,他毕竟跑了几年毛子,怎么也认识几个翻译的。
  “我说二位,帮人帮到底,算我求你们了。再说,于老师你也知道我这比买卖很大,也很关键,都介绍你们是我们公司的人了,你们一走我连信誉都没了,拜托拜托了~”秦云一个劲的哀求,都快哭了。
  “这样吧,”于芝说:“我第四节有课,他们是第一次来中国,就叫一功陪他们去商店逛逛,我和他们说我要去开家长会,下午回来谈判。逛街一功陪他们俄语没问题,正好你也实习了。”
  “好~好~就这样!”秦云乐的直搓手。
  于芝和2个客人说明情况就走了,在送她回来的时候,林一功拍着秦云的肩膀说:“野猪,你怎么谢谢我?”
  “我提拨你做贸易部经理!”秦云笑道。
  “滚犊子,我才不和你干那!”林一功以为秦云说的玩,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可秦云说的真话却是认真,他需要帮手,特别需要象林一功这样的帮手。他在想怎么把林一功调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接关
    90年代初,前苏联刚刚解体,俄罗斯整个社会发生剧烈的动荡,一夜之间人们的生活秩序都乱套了,过去计划经济体制,商店里卖的商品全国一个价,而现在,卢布一天一个价,昨天还1卢布换2美圆,今天就变得几十卢布换1美圆了,商店里的货架几乎是空的,市场里苹果、土豆、西红柿都论个卖了,生活必须品严重匮乏,到处都在哄抢,什么东西一出现眨眼功夫就没了,这对以前天天土豆烧牛肉、吃面包和牛奶的苏联老大哥来说,真的是打击太大了。老毛子懵了,俄罗斯真的摸不到北了。
    俄罗斯在闹饥荒,政治上,从戈尔巴乔夫下台,到叶利钦执政,谁也没消停。苏联共产党下台了,人民生活一下子一落千尺,街上到处可以看到上穿旧式军大衣,下穿单裤搭拉着拖鞋,在寒风喝着酒精勾对的白酒的酒鬼,路边蹲着卖旧军服和军功章的老红军,随时会有人截住你和你要烟抽;这边红蓝白的三色旗升上去了,那边波黑却一个劲的闹腾,战争的硝烟不时的刮进克里姆林宫,叶利钦也在借酒浇愁啊~。
    丽娜是个漂亮的老太太,金发碧眼,典型的白俄,身体略微显的胖了一点,走起路来很快,一点也看不出快60岁的人。她是个老布尔什维克,她所在的“达里迪奥”跨国公司是前苏联时候的国有公司,她原来是做党务工作的,苏联解体后她就当上总经理,“达里迪奥”公司在美国、日本、韩国都有子公司,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公司。托里是他们公司新委任的中国方面负责人,准备开辟中国市场。他们这次来也是先来看看,考察一下,找一个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先谈一个生意试试。
    林一功这个临时翻译陪着他们二位去逛街,临走前秦云把林一功叫到一边给了他1000元人民币,叫给他们俩一人500元,就说是公司给他们买纪念品的,让他们自己选吧。林一功笑着逗他:“给他们500一人一半多好。”秦云说:“别闹,这钱要你打条,咱俩签字的。”“靠~真他妈的麻烦!”林一功叨咕着。他知道,各公司给客户的钱都是打白条入帐的,只要两个经手人签字就可以报销,不少人就钻这空子搂钱那。
黑河的城市不大,市区面积14000多平方公里,人口不足十万,而市区繁华地段不过5公里方圆大小,用老百姓的话说‘东头放个屁,西头都能听到’。最主要的商业区就二条街,中央街卖中国商品,给俄罗斯人预备的;“俄罗斯”一条街卖俄罗斯的商品,是给中国预备的。当走到中俄贸易商城的时候,林一功把钱给了丽娜和托里,用半拉咔叽的俄语,连比画带画的说明了意思。这俩人也没客气,说了声“丝巴细巴(谢谢)!”就收下了。
这中俄贸易商城黑河人叫它圈楼,是在市中心建的一个最大的贸易市场,里面都叫个体商贩给包了,供应的都是俄罗斯人喜欢的中国轻工产品,价格很便宜,但质量都是很次的,中国人是不买的。丽娜和托里看的很快,他们不象其他俄罗斯人,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眼睛都不够用了,大声的叫喊着砍价。丽娜每次问价格的时候都把嘴凑到林一功的耳朵边说话,举止言谈中和她那白俄的高贵气质很相符,那些小贩们看到这个比林一功还高出半头,金发碧眼、皮肤细腻、粉里透红的俄国大婶,也都很尊敬的和她说话,而她们会以微笑点头回敬你,偶尔问一下价格。转了不到一半,丽娜突然不走了,她向林一功说着什么,林一功只听懂“她不想看了……商店……灯……在那?”这么几个词,不过林一功很聪明,他马上反应过来,他们可能是想去五金商店。于是,他就不懂装懂的一边点头,一边说:“呀,包牛!(我明白!)”带着他们来到五金商店。
    到了五金商店,二个人和换了个人似的,显的很兴奋,丽娜对灯具、锁具、壁纸、地板革、晴纶地毯,甚至连灯泡、节日等都感兴趣,一边问价格,一边还拍照,叫售货员给她演示使用方法,把个林一功看的云山雾罩的,不知道这个老毛子太太到底做什么。托里始终不说一句话,他只是不停的在一个小本子上记着。一直到中午12点,两个人在五金商店里看了2个多小时,直到林一功说要回去吃饭了,才恋恋不舍的回去。
    回到宾馆的时候,秦云和于芝都已经在餐厅门口等着了。于芝用俄语告诉和他们打招呼,告诉他们局长在里面设宴接待他们。在往餐厅进的时候,秦云拉了林一功一把,叫他拖后面走,问:“他们都买什么了?”
“啥也没买。”林一功回答道。
“啥也没买?”秦云一脸的疑问。
“是啊。我说野猪,你带回来的这俩老毛子挺噶古(东北话:不一样或不简单),光看不买,看的东西和人不一样。”林一功神神叨叨的说。
“怎么噶古了?”秦云急切的问。
“别的老毛子喜欢的东西,他们都不喜欢,就喜欢五金商店!”林一功自己也在纳闷那,他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邪门啊~。”秦云也迷糊了,“这俩老毛子卖的什么药啊?”、哥俩就这样带着疑问和纳闷进了餐厅的包间,这时于芝正向局长介绍着客人……。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逛街
秦云比林一功大一岁,两人是光腚娃娃。从小两人就在一个学校,直到高中毕业,后来秦云上了中专,在黑龙江省供销学校学会计,毕业后就在商业局下面的一个批发站工作。前些年很多东西都凭票供应的时候,这小子有点实权,一些紧俏商品都得找他批条,林一功最早的那台凤凰牌自行车就是他给批的。但这小子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用林一功的话说,那是贼死拉的能算计。你求他办事,他保证有事等着你,实在没事了你也得请他到小吃部吃一顿。从不走空!
  
  他那“野猪”的外号还是林一功给起的。秦云一米八五的大个子,比林一功高半头,体重200多斤。有一次哥几个喝酒,秦云自己喝了一斤半白酒后还吃了两大碗米饭,酒足饭饱后就去电影院看电影,那时候没什么娱乐的地方,电影院是他们常去的地方。记得那天正在放映《少林寺》,那时候这片子火啊,连映7天,24小时放映是场场爆满。因为插队买票,秦云和一伙小子打了起来,哥几个呼啦一下就都冲上去了,秦云真是体大力不亏啊,他一个人大好几个,一点亏都不吃,那真是猛啊。结果都进了派出所,蹲了半宿才叫回家取罚款。
  
  事后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林一功说:“靠你妈的,你以后打人的时候注意点,看准了再打,你看你把我脖子打的,跟他妈的睡落枕似的。我说,你他妈的能吃能喝还能打,真象头野猪啊!”
  
  于是,他就有了这个外号。
吃完午饭,丽娜和托里回房间休息。林一功叫服务员开了2个房间,叫于芝到一间休息,自己和秦云到了另一间,两人过了年还是头一次见面,加上中午喝了点酒,谁也没有睡觉的意思,就胡乱的聊起来。
  
  “我说你小子挺能干啊,什么能搂你干什么,现在市场经济了,不需要你批条了,你就做起买卖了。”林一功调侃道。
  
  “什么啊,我们批发站去年就成立公司了,我的护照是5年的,现在有护照的人不多,要不局里能调我来吗?”
  
  “你一来就把你原来的贸易伙伴带来了,批发站那边可就惨了。我说野猪,你是不是不太讲究啊?”
  
  “靠,我还管那么许多啊。现去找有实力的那么容易啊,你当是找姑娘那?”
  
  “你这狗屎,就知道找姑娘,说,你在老毛子找没找“结五十卡(姑娘)?”
  
  “找不找告诉你啊?!想找吗?和我干,我给你找十八的!”
  
  “滚几巴蛋,你小子肯定找了,你还能闲着,色猪!”
  
  “靠,你不色啊?不色那是有毛病!我说,你到现在不找媳妇,是不是有病?要不就是想到老毛子找个洋妞?”
  
  “找你个卵子,滚~~~~`!”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闹着。林一功心里明白,他太了解秦云,在黑河是怕老婆,见到漂亮的女性只过过眼瘾,最多动点小手脚;俄罗斯人性开放,根本不把那事当回事,他从秦云那诡秘的笑容里就猜到,这小子在那边实践过了。
  
  秦云看林一功不说了,自己也闭上眼睛想迷一会,但他睡不着,他在想他的这笔买卖,他在揣摩这两老毛子是想要什么东西,他也在想怎么说服领导把林一功弄过来帮自己……
  
  “砰!砰~!”有人敲门,林一功开门一看是于芝,变叫她进来。
  
  “不进去了,他们起来了,问下午做什么那?他们说明天还要回去。”于芝说道。
  
  “去三楼小会议室,都安排好了~!”不等我问,秦云一边起来一边说:“我知道,他们明天下午回去!”
  
  于芝去叫丽娜他们,林一功和秦云就直接去了三楼小会议室,顺便也请局长过去进行第一次谈判。
  
  会议室已经布置好了,双方互相招呼一下就对面坐下了。林一功问丽娜是喝茶还是喝咖啡,丽娜说喝茶,于是就给所有的人都沏了一杯茶。
  
  局长客气的说道:“不知道丽娜女士和托里先生中午休息的怎样?我们这条件也不知道你们习惯不?有什么照顾不到的地方请多原谅,请多提意见。”
  
  于芝把局长的话翻译给他们,丽娜和托里都说非常好,非常感谢!
  
  随后局长就今后双方进行贸易合作提出了“以易货贸易为主,互惠互利,相互帮助,共同发展”合作原则,就今后具体细节谈了自己的意见后,就请丽娜发言。
  
  丽娜和托里听的非常认真,不时的在本子上记着,他们没想到中国人准备的这么认真、这么充分,当叫她说的时候,她显然没有准备。
  
  丽娜沉思了一下说:“哎~非常感谢局长先生和秦经理、于小姐、林先生,哎~我们非常同意局长先生的意见,哎~~我……我们有10台“卡玛斯”汽车,准备和你们换一些东西,具体的我希望你提供一些我们需要的东西的样品和价格。”显然丽娜没有什么准备,但当于芝把她的话翻译过来的时候,局长和秦云脸上都很兴奋,他们也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谈生意了。于芝翻译完后还没等丽娜再说,秦云就让于芝问他们需要什么东西。
  
  “我们公司在哈巴罗夫马克思大街有一个宾馆,当然没你们这个大,哈哈~~,我们想装修一下,需要一些装修材料,另外,你们也知道,我们现在很需要食品,希望给我们搞一批牛肉罐头。”丽娜说道。
  
  听完翻译,林一功和秦云都恍然大悟,怪不得他们对五金商店那么感兴趣。
  
  “没有问题,都可以办到!”秦云一挥手,十分把握的说。
  
  这时候丽娜站起来向会议室边上的沙发走去,说:“我们还需要这样的沙发33套。我们的宾馆门牌是33号,房间是33间,所以需要33套沙发。”“就要这种吗?”秦云问。“对,一模一样的。”丽娜回道。刚才还对面坐着一本正经的谈判,一会工夫都一起坐在沙发上说了,气氛一下子边的热闹和亲切起来。局长一看都谈上生意了,这也没他什么事情,就借着出去抽烟的机会溜走了。
  
  整整一下午,双方就把所需交换的商品拉出了清单,俄罗斯‘达里迪奥’公司向中方公司提供‘卡玛斯’汽车10台,每台为人民币七万元。中方公司向俄罗斯‘达里迪奥’公司提供所需的全部装修材料和牛肉罐头,价格待中方与俄方共同与中国厂家洽谈后,扣除装修款剩余部分,全部以牛肉罐头补齐。
  秦云叫林一功去打字室打出几份来,其中给丽娜他们的由于芝在中文下面用手写了俄语,双方都在清单上签了字,然后有于芝又填写了二份易货贸易合同书,双方签字后,大家才一起去喝酒庆祝。
  在往餐厅去的路上,林一功对秦云说:“野猪,做生意就这么简单吗?这回你可找到粮囤了~~!”秦云哈哈大笑。林一功知道:这功夫“野猪”美着那,你叫他什么他都不会生气的,就会咧嘴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章:第一份清单

  晚上的宴会是准备的非常丰盛,丽娜和托里头一次来中国,没见过这么大的排场,简直都看呆了,服务员还专门给他们上了西餐具,这回两人可不会象早上和中午那样狼狈了。另外两个副局长听说谈判很成功也非常高兴,秦云请他们来坐陪自然是一叫就到了。席间正式的讲话于芝翻译,中间谈话于芝都叫林一功翻译,说不出的她提醒几句,林一功知道这是于芝有意给他一个在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
  
  机会和机遇就一字之差,但人们很多时候分不太清楚。做事情总是抱有目的的人,时刻都想给自己机会,有时候会付出代价去创造机会,但不一定会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而机遇往往不被人注意,它总是悄悄的在你身边走过,只有那些正确认识自己是什么的有思想的人才能真正把握。于芝只是提供了一个机会,林一功并没有看清楚,实际他也没有认真想过,喝了点小酒思维一活跃,那俄语说的到是比平时遛了,而且把气氛也挑了热闹起来。
  
  丽娜老太太喝了点酒,脸也红润起来,她见局长讲完话,就端杯站了起来:“非常感谢局长先生,我们今天的谈判很愉快,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我相信我们会合作的好的.为了各位局长先生,为了秦总经理、漂亮的于芝小姐和贸易部林经理的健康干杯!”大家互相碰杯,丽娜和托里把一大杯酒都干了,在坐的一看也只好跟着干了杯中的酒。
  
  “我说林一功,你这个贸易部经理当的不错啊,你们二位局长看看怎么样,就让他正式上任吧?”局长笑呵呵的和二位副局长说道。二个副局长听一把手说了,自然是点头“可以!”“不错,”“没问题,”“就他了!”
  
  秦云和林一功都楞了!于芝看着林一功却是微笑着。秦云没想到自己还没找局长要人,局长就把人给派了,而且就是他想要的林一功;林一功没想到局长会在酒桌上就把自己给调动了,他想这一定是秦云那小子搞的鬼。
  
  “局长,我不行吧??”林一功想回绝,又不知道怎么和局长说好,只是楞楞的说了这么一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话。
  
  “怎么不行?我说你行你就行,今我们几个局长都在,这事就这么定了!好好干哦~”局长举起杯子调侃的说到:“来,为我们的林经理干一杯!”
  
  丽娜和托里看着几个人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见又举杯也就一起站了起来,问林一功为什么干杯?林一功不知道怎么说,于芝反应很快,她马上告诉他们是祝贺我们合同签署成功。林一功没磕了,一直到宴会结束再也没说一句话。二个副局长看出林一功不愿意,就劝他说这是组织信任,多少人想干他们还不同意那。
  
  吃完饭后,把丽娜和托里送回房间,林一功和秦云就一起去送于芝,一出宾馆门,林一功就和秦云吵了起来。
  
  “你小子太不够哥们,我这么帮你,你还害我。你明知我不愿意,你还和局长要我?再说,就是要我你也先和我好了再和局长说啊。连招呼不打就这么干啊?告诉你,我不干,你自己和局长把这事情给我摆平,我不会做买卖!”林一功一口气把憋了半天的话都说了。
  
  “一功,我真的没和局长说,我是想要你来,但我还没来得及和局长说那。我要你能不和你先说一声吗?咱哥们,我能那样做吗?”秦云很委屈的说。
  
  “你少装犊子,你中午就说想要我,这肯定是你预谋的。”林一功还是认为是秦云搞的鬼。
  
  “算了,别吵了!”于芝怕哥俩吵起来,拉了林一功一把:“我看这是你们局长临时说的,秦经理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谈判的,他那有时间和你们局长说啊。”
  
  “对啊,你姐说的对!”秦云终于找到了理由。
  
  说话就到了于芝家楼下,于芝请他们上去坐坐,秦云急着回家,说几句感谢的话就走了,林一功好久没去于芝家了,正好上去看看高峰。
  
  高峰一见于芝和林一功喝的满脸通红的回来,就调侃道:“哈哈~你们姐弟俩花天酒地回来了,没想到还有二个在家受苦的劳动人民吗?”
  
  于芝马上问:“孩子吃什么了?”
  
  高峰笑着说:“怎么就不问孩子他爸吃什么了?放心,缺了张屠户,我们也不能吃带毛的猪,我们可以带料加工吗?”
  
  于芝和林一功都看着高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们买的东西到他姥姥家噌的饭,哈哈~~``”高峰大笑道。于芝给了他一锈拳。
  
  于芝给林一功沏了一杯茶,然后坐下来很郑重的和林一功说:“一功啊,我觉得你们局长说的你应该考虑,我感觉这适合你的性格,你在机关干了10多年了,你不是早就看不惯一杯茶水一颗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日子吗?换个环境也许更能发挥你自己,先别急着说不干,好好考虑一下,啊?”
  
  “考虑什么?什么事情?你们俩神神道道的?”高峰疑问的看着他们。
  
  于芝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要的和高峰说了一遍,高峰看着林一功说:“兄弟,是不是怕你饭碗砸了?告诉你,我和你姐商量了,我也不想坐机关了,准备下海经商。我的很多同学都下海了,老爷们怕什么啊?”
  
  林一功开始想了,确切的说是开始活动心眼了,他认为他们说的也对,但他还是舍不得这个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铁饭碗,而且,他现在的科没有科长,他是很有希望的。要是下海,目前看还可以,但将来会是什么样那?他记得在学函数的时候老师讲正弦曲线,说那就是商业经济运行曲线,有高峰的时候就有低谷的时候。再说,他是家里几辈子才有的干部,爸爸常在朋友面前以儿子有个好工作为荣那,老人家会同意吗?
  
  “芝姐,峰哥,我想想吧,再说我爸和我妈会同意吗?”林一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一功,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好,这主意要你自己拿。林叔和林婶什么时候不支持你了?关键是你自己。”于芝说。
  
  “好吧,我考虑一下。我回去了。”林一功站起来和他们告别。
  
  黑河到了晚上街道上除了中央街有几个地方热闹点,别的地方都很安静,路上也没什么车和行人。外面的冷风一吹,林一功的酒也醒了,自从林一功当了这小干部,那次调动工作或工作调整,领导找他谈话都是说组织决定,自己只有服从的份。“又是组织决定!只有服从了??我他妈的不服也得行啊?”林一功自语道。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章:组织决定
  林一功刚一进门,就看到爸爸妈妈在那说着什么,他有点头晕,就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以往他喝了酒后就困,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什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响着局长的那句话“贸易部经理当的不错啊~”。
  
  “砰~~~”敲门声,林一功躺在床上没吱声,他不想和任何人说话,装着睡着了。
  
  妈妈进来了,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看着林一功说:“儿子,我知道你没睡,别装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金姨来了,说给你介绍个对象,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时间去看看?”妈妈絮叨着。林一功烦透了,总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好象他自己找不到似的。“知道了!”林一功轻声的回了一句,想叫妈妈快点离开。“你那次都说知道了,可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媳妇回来啊?你弟弟都有了,你连个影子都没有,给你介绍又不去,你什么意思啊?你别说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那样不行!”妈妈继续说道。“好啦!”林一功大吼一声坐了起来。
  
  妈妈那一句“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刺到了林一功的软肋,也是他到今天不交女朋友的根本原因。林一功一直爱恋着于芝,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自他见到高峰后,他就把这份感情深深藏在心底。他一见别人介绍的对象,就不自觉的出现于芝的影子,与她对比,没有一个能叫他说服自己的。所以,他一直也没找到对象。知子莫如母,这一切妈妈都看在眼里,只是没说而已。今天妈妈看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一时着急,就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没想到会这样刺激了儿子。她楞楞的看着林一功一会,一行眼泪从眼角流了好出来,老人叹了口气,摇着头无奈的出去了……
  
  林一功看着妈妈默默无语的背影,心里一阵内疚,他知道自己这样伤了老人的心,可是现在他不想解释,什么也不想说,因为他脑子里乱的很,今天发生的事情正叫他闹心那。自己在机关做了近十年的办公室,现在叫他决定离开,不是舍不得,而是他自己心里没底。“不行,明天得找局长说说,我只是帮忙,不想去公司,我不能那自己的未来当赌注!”林一功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起来,林一功见到妈妈不理他,便嬉皮笑脸的说:“妈,你别急,过几天我给你找个吉乌士咖(俄语:姑娘)做儿媳妇怎么样?”妈妈知道这是儿子知道昨晚的事情让她不高兴,这是变相的和她道歉。“你就的色吧,你要真能找一个老毛子姑娘我也认!”妈妈白了林一功一眼,继续在厨房里忙活着。林一功笑了笑,知道妈妈不会真生自己的气,便说了声“妈,我上班去了”就往外走,妈妈拉他一把叫他了吃饭再走,他告诉妈妈要去宾馆陪客人,那有早餐。
  
  到了宾馆门口,秦云正着急的等他那。
  
  “哥们,那俩老毛子没了!”秦云急急的说。
  
  “啊~~!”林一功看着秦云楞住了,“怎么会那?你问总台没有?”
  
  “问了,他们说一早两人就拎着包走了。”
  
  “*****,这不不叫人家逗了?走,去海关!”林一功马上反应过来,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开关,他们走不了。
  
  俩人说着就到门口去打车,可就这时候,林一功看到丽娜和托里每人拎着两个大包回来了,他和秦云互相看了一眼,俩人同时吐了口气:他妈的,虚惊一场!
  
  吃饭的时候,林一功问他们一早买什么去了,丽娜笑着告诉他,他们去买纪念品了,并打开提包给林一功看,里面全都是水果和牛肉罐头。秦云告诉林一功,这两人不是那些小贩,他们买的都是自己最需要的,因为目前俄罗斯最缺水果和食品。
  
  要吃完的时候,于芝来了,丽娜立即拉住于芝,和她急切的说着什么。秦云看看林一功,林一功摇摇头,表示没听明白。于芝听完丽娜的话后,转头对秦云说:“她丈夫有心脏病,她听说有一种中药叫刺五加片,希望能带她去买。”“没问题”林一功说:“我有公费医疗本,还一次没用过那,我带她到医院去开。”于芝把林一功的话翻译给丽娜,老太太拉找林一功的手一个劲的说谢谢。
  
  医院离宾馆不远,走2分钟就到了。
  
  到了医院林一功准备去找院长,于芝笑着拉住他:“你是不是当官老爷当惯了?怎么什么事情都摆谱啊?这么小的事用得着找院长吗?”
  
  “不找人,医院不会给开药的,你看我象有心脏病的样子吗?”林一功说。
  
  “走吧~!”于芝诡秘的一笑,拉着林一功走向内科门诊。
  
  一进门,于芝便向一个正在给病人检查的医生叫到:“于灵~!”
  
  医生抬转头一看到于芝,露出一脸笑容叫了声:“芝姐~!”两人亲昵的抱在一起。“你怎么来了?那不舒服吗?”于灵问于芝。
  
  “去~~职业病啊?找你就一定不舒服啊?”于芝推开于灵,“来,我给你介绍二个朋友,这是俄罗斯的丽娜阿姨,这是`~~~~~”
   于芝要介绍林一功,这才发现林一功还站在门口发愣……
  
   “站那做什么?进来啊 ~``”于芝向林一功招收叫着。
 楼主| 发表于 2013-6-3 02: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医院邂逅
    林一功和于芝一进内科门诊看到于灵的时候就呆在那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转身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姑娘,除个子矮一点,稍瘦一点外,简直就是一个于芝的翻版。“于灵?难道是于芝的妹妹?我怎么没听说过那?”林一功正在楞楞的发呆,于芝叫他一时竟没有反应。然而这一切都叫于芝看在眼里,她心里有数了,脸上露出一种诡异的笑颜。“怎么了?没见过美女啊?发什么楞,这是我大爷家老噶瘩,我小妹。”于芝拉过林一功介绍说:“这是林一功,就是我原来邻居林叔的大儿子。”林一功向于灵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于灵则看了林一功一眼,笑了笑说到:“你们到外面等一下,我把这个病人检查完。”
  
  林一功和于芝、丽娜来到门诊外的长椅上坐下来等,他低头在想于芝这个没听说过也没见过的小妹,把来医院干什么的事情都忘了,只有于芝在和丽娜在聊着什么。
过了一会,于灵出来叫他们进去,当于芝把情况和她说了后,于灵很快就给开了处方,林一功拿着去交款取药,等林一功回来的时候,看见于芝和于灵在私语着什么,见林一功进来,于灵脸还红了。
  
  于灵24岁,有着于芝一样漂亮的面容,特别是那一对酒窝,简直是位置尺寸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于芝是披肩的长发,而她则是在这个时代很少有的一根齐腰的大辫子,黝黑铮亮的,显得是那样的清纯和质朴。虽然一米六左右中等个子,但由于身材窈窕,体态丰满,再加上高根鞋和那一袭白大褂,显的亭亭玉立。也难怪林一功看直了眼,这么漂亮的姑娘,谁见了不眼直啊?!
于灵是家里的最小的女儿,小的时候,由于她姨妈没孩子,姨妈又特别喜欢她,所以就把她从她爸爸妈妈那硬给夺去了,她是由山东姨妈抚养大的。后来上了医学院,毕业后就在当地的一个医院里工作,因为姨夫姨妈都先后去世了,她爸爸妈妈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地,就把她调回来工作了。
  
  于灵刚刚调到这医院工作没多长时间,因为从小就在姨家长大,在这个边城她除了自己家人,只有于芝这个姐姐是最知心的朋友了。于芝看没什么人看病,就悄悄问于灵:“小妹,有对象没有那?”
  
  “没有!”于灵很自然的回答。
  
  “我不相信!我小妹这么漂亮会没人追你??”于芝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窃喜。
  
  “真的没有。上学的时候有同学追我,可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认为上学怎么可以搞对象,所以把那小子臭骂了一顿。以后就再没人敢追我了。”于灵认真的说。
  
  “哈哈哈哈~`”于芝大笑,她没想到她这个小妹这样单纯。“姐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于芝试探的说。
  
  于灵低头不语,一种少女的矜持叫她很难开口,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
  
  于芝正要说给他介绍林一功的时候,林一功取药回来了,话也就没再说下去。
  
于芝见药取回来了,就和于灵道了声“走了~”,林一功和丽娜也向于灵道谢;不过,于芝在站起身的同时眼睛角向林一功这挑了挑了,又看了一眼于灵后,笑着往外走去~。
  
  一出医院大门,林一功就落在后面,他在想着于灵。于芝回头想叫林一功快点走,可还没等于芝开口,林一功就问于芝:“她有对象没有?”于芝楞住了,她还从来没见过林一功如此对一个姑娘这样心急,心里暗笑,装着糊涂的问:“谁有对象没有?”“你小妹呀!”林一功着急的说。于芝知道林一功喜欢上了于灵,但她还不知道于灵对林一功什么态度,她想一定要问于灵什么意思之后再说,她了解林一功自尊心很强,她一定要摸清小妹的底再说,不想让林一功受挫,特别是和小妹之间。于是,她装着突然明白的样子说:“哦~我不知道,等我给你问问?”她在套林一功的话。
  
  “算了,我这是~~~嘿嘿,人家长的那么漂亮,怎么会没对象那!不用了~!”林一功象是回答于芝的话,又象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其实林一功为什么不找对象,于芝心里清楚的很,她知道林一功想什么,但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她真希望林一功早点找个女朋友早点结婚,那样她也好解脱,要不他心里总是咯咯塄塄的。今天的事情她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是第一次看到林一功对一个姑娘如此动情,说一见钟情都不够准确,那简直就是一个一见痴情。她在心里想:他和小妹也算般配,我要是能帮他们撮合撮合,也许能成!实际上在于芝的潜意识里还是想着:“帮他们,也是帮我自己!”
  
  缘这东西是真的不好说,苦苦追求的不是你的,是你的你不用追,自己个跑来了,而且来的你一点准备都没有,叫你感觉象梦,“天上掉下个‘灵’妹妹,难道我真要走桃花运了?”林一功使劲掐住自己虎口---真疼~!!
他现在脑子里都是于灵的影子,他又掐了几次自己的虎口,直到掐虎口发麻了,他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做梦。他莫名的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19 13:33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