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42|回复: 17

[【对话原创】] 【你写,我读】·第三十六期——孙成文(作品专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0-10 14: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介:
    孙成文,生于1964年1月;辽宁东港人,中国民盟盟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校园语文学会常务理事;1986年毕业于丹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同年参加工作,中学高级教师;现任东港市政协常委、东港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校园文学季报《映山红》主编。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八百多篇(首)。著有散文集《一路走来》、《沉浸在时光深处》;诗歌集《走进无眠》、《掌心里的天空》。1988年1月创办了东北三省第一家初级中学文学社——映山红文学社,先后获得中国校园文学优秀导师奖,全国校园文化建设先进个人,全国校园文学特别贡献奖。



邀请嘉宾:

【01嘉宾】润物/寒白【02嘉宾】若尘  【03嘉宾】彩衣    【04嘉宾】吟诵古今
【05嘉宾】简悦     【06嘉宾】音韵  【07嘉宾】思刻    【08嘉宾】梅园
【09嘉宾】晓辉     【10嘉宾】海韵  【11嘉宾】今心     【12嘉宾】零海岸
【13嘉宾】翠堤春晓 【14嘉宾】苦咖啡【15嘉宾】山水画儿【16嘉宾】青花/儒风   
【17嘉宾】一品红   【18嘉宾】云涛

《文字,在我生命中的担纲》 (2013年10月19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中文文明ID

x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01《来吧,我是北方》 诵/润物  寒白
你尽可以想象,在思想的深处,在灵魂的中央,那四季的景象,在北方的大地该有怎样的区别,又会有怎样的特质风情;那是一本怎样厚重的大书,在风里在雨里在雪里被翻开又合上,合上,又翻开;当你亲临北方,当你触及到这里的一根草一棵树一座山一把土的时候,你会知道,北方啊,那是季节与季节、心灵与心灵构思酝酿创造的一部史诗般的巨著。
来吧,我是北方,你会深刻地感受到,我是北方山野里的一个分子。
我属于茫茫山野里顶开残冰后露出的那一点鹅黄,在料峭与和暖交替的风中,以孱弱的姿态顽强地生长,北方厚实营养丰富的土层,给了我健壮,给了我坚韧;我淋过夏季尖锐的雨,我沐过秋日迅疾的风,我吻过冬天漫舞的雪……我以北方一根草的坚韧,让四季轮转的经历成为我生命不懈追寻的过程。
来吧,我是北方,你会真切地体验到,我是北方思绪中的一缕情怀。
我属于无际森林里瞩望四季雨雪风霜的目光,在望断关山的视野里,我把烈日的炙烤当作不断延伸目光的历练,我用倾盆的大雨洗濯身心的每一寸杂质,给思想和灵魂涤荡为纯粹,我依然瞩望,尽管有霜雪倾压着我的臂膀,尽管有寒风不时地劲吹过我的眼睫……我以北方一棵树的挺拔,写就我亘古不变的信仰,写就我忠诚与执着的向上。
来吧,我是北方,你会清晰地领会到,我是北方厚重里的一片辽阔。
我属于大豆高粱生长与收获殷实的依托,在馈赠与回报勤劳朴实的过程里,我忠诚地接受着不断地耕耘,我汲取了那些金子般的汗珠,我目睹着那些鞠躬尽瘁的父老乡亲的真情与真挚;在抵御外敌入侵的呐喊中,我眼含着热泪,倾听着那些不屈坚强的悲歌,浸入我身心的那鲜红的血液啊,注定成为北方和整个民族气节不息的流淌……我以北方一片土地的辽阔,给予那些热爱北方的人们憧憬和畅想,给予那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北方人以无限的豪放。
来吧,我是北方,你会尽情地欣赏到,我是北方绵延中的一道风景。
我属于每一棵树、每一根草、每一块岩石的栖息,在不断绵延的舒缓或高耸的伸展中,我的身躯虽然无法比拟于五岳名山,但我有着四季不变的苍翠,我有着林海雪原的壮观,我有着层林尽染的曼妙,我有着白桦深邃的凝望;如果这还不够的话,那些大小可爱的生灵们,在我这里嬉戏,在我这里歌唱,我的四季多彩而又生动;这,难道还不足以牵动那些热爱自然、崇尚自然的心灵和目光……我以北方一座山的伟岸,描绘着只有懂得与欣赏者们的壮美画卷,这画卷里融注着心灵与自然和谐的浓墨重彩。
来吧,我是北方,我属于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这些壮丽的山水,这些朴素的草木,会让你的心灵透过阳光般地明朗,会让你的思想挣脱繁琐和羁绊,会让你灵魂净化后在这里流连忘返。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最为严寒的时令里,我是好客的北方,已在白雪皑皑背景中,敞开了热腾腾的胸怀……
我是北方,我是厚重与辽阔兼备的北方,我是深刻与爽朗铺垫的北方;我是北方,我是真诚与深情交融的北方,我是大气与豪迈筑就的北方!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7:30 | 显示全部楼层
02《守着温暖过冬》诵/若尘
绿散黄消。季节的尾声中,寂寥的只有一种音韵——刺骨的风日夜吹着单调的口哨。视野的尽头除了空旷还是空旷。
树寂寞,淡淡的忧伤爬上枝头。
山寂寞,苍苍的无奈显现茫然。
水寂寞,缓缓的愁绪伸向远方。
这个季节,对于很多的生灵来讲,注定是冷寂的。而自然的冷寂是无法改变的,接受便成了唯一的选择。
当你选择了接受,就是要选择度过冷寂的方式的时候。
当你怀揣着一份对生活的热爱;当你珍藏着一份挚诚的情感;当你欣然地接受着这自然的赠予;当你憧憬着另一个季节绿色的梦想……你就找到了抵御冷寂的心灵慰藉。于是,温暖的感觉就悄然地漫过了寒冷的地平线!
这些热爱、挚诚、赠予、憧憬在不断地交织中,幻化成一泓暖意融融的碧水,荡去冷寂、消融寒冰!
就这样,守着温暖过冬;就这样,潜在心灵底层的温暖洋溢开来!
就这样,守着暖暖的情境,遥想着太阳唤醒另一个季节的温馨与祥和!
就这样,守着期待守着希望也守着一份真情,去温暖季节的冷漠人间的冷漠心灵的冷漠!
其实,真正的寒冷也许并不是来自大自然,但真正的温暖却是来自心灵的深处。它是一种情意,是真挚的呵护演绎的人间暖阳!在这轮暖阳的照射下,无论自然的寒意还是人际的冷漠,都将被一一驱散!
任凭冷风刮着吧,任凭飞雪飘着吧,大自然不会改变着季节的更迭的现实,冬天就那么执拗地矗立在我们的面前,但心灵肯定会献给这个季节一首昂扬而温暖的朗诵诗,且声情并茂!
守护心灵的温暖,让我们在寒冷的风声中聆听一曲深情的咏叹!
守护心灵的温暖,让我们在飘飞的雪地里接收一份诗意的馈赠!
守护心灵的温暖,让我们在空旷的原野上感受一种真实的情缘!

守着心灵的温暖过冬,从这个冬天开始,以后,每一个最后的季节都将是一个暖冬!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03《那一座廊桥,那一个憾梦》 诵/彩衣
我曾暗笑那些泪流满面的女子无数次对《廊桥遗梦》的痴迷。我不知道这样的一部经典的奥斯卡具有怎样的撼动人心的力量。
以前,只是听过这部片子的名字。
现在,我在专注着友人向我力推的这部《廊桥遗梦》。
当男女主人在离别前夜的那番推心置腹的对话,当最后女主人的骨灰纷扬在她魂牵梦萦的廊桥时,我动容了。是触动心灵的动容。
这,让我深深理解那些泪流满面的女子们!因为,一次偶遇或邂逅,进而是真情的相拥,之后便是交织着苦痛和心酸的别离。这情这景,怎么让人不伤情不已啊!
一面是真心的情爱,一面是责任和义务,女主人陷入了一种痛苦的矛盾的煎熬与抉择中。这是一种情感的折磨,更是一种身心的磨难。
我们在阅读男主人的难言的眼神和情理交融的语言时,更多的是理解了一个男人的无奈和遗憾以及隐藏在内心却无法言表的痛楚。
于是,我记住了男主人这两句经典的台词:
“要知道这种感情一辈子只可能有一次。”
“你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别人能吗?我们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仿佛,融化成了一个生命。”
透过这两句台词,我们感受到了男女主人对这份感情的专心和专注;我们领悟到那深深植入男女主人心底的情感!
后来,男主人寄来的包裹和女主人在每个生日都会去曾经记录着他们相亲相爱的地方,当然还有儿女按照女主人遗嘱将骨灰撒在廊桥的事实,都是在解读着两个人对这份情感的挚诚!
那一座廊桥,筑进了男女主人未竟的梦;那一座廊桥见证着幸福和痛苦交织的情感历程。
也许,这是注定的宿命和遗憾。但,他们曾经的幸福虽然短暂,却刻骨铭心。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7:53 | 显示全部楼层
04《思念,萌发在冬季》 诵/吟诵古今
很难说,冬天会禁锢些什么。一些因遥远而亲切或因亲切而铭心的情绪叩动着心扉。所谓的冰雪尘封,都是临时的遮掩……
在北国的冬天里,自然的万物都沉寂在季节深深的皱褶里。唯有思念,无法受冰雪制约,无法被冷寂主宰。看见过春天的野草在料峭的风中让鹅黄露头,看见冰凌花在雪的浸染中,含笑面世……
当阳光的炽热远离了北回归线,当雪已不能阻断旅人的跋涉。在雪的底层,在夜的深处,思念羞羞答答地含苞,然后分娩的芽丫,以柔弱的姿态在季节的最深处潜滋暗长。
我不知道,这样看似柔弱的力量,如何顽强地冲破坚硬的束缚。
应该说,思念是不属于季节的,也不属于逐渐丰满的年轮。她属于心灵,属于午后悠长的阳光和深夜静思的瞩望。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生长,会不会受到冰冻时令的摧折;也许在禁锢的笼罩下,她会扭曲些什么。但我相信,当春风唤醒沉寂的时候,,思念终将会是一片茂盛。
思念是在感性的遥望和理性的想象中萌发,是天空中那颗隐了又现的星宿所寄予的愿望。
在寒冷的底层,于心灵架构起一座暖房,精心呵护一份回味绵长的思念,因为孱弱,需要呵护;因为柔嫩,需要呵护;因为怀揣着着的一份真诚,需要珍惜。
相望,思念以这种方式,已经穿越了这个季节的很多阻隔,植入一从心动的风景。
相守,思念总是心域里不能移动的位置,磐石般地稳固,定格为一种信念。
被江南相思雨结晶的那颗红豆,在北国的秋季被采撷,栽种进冬季之后,就一直朦胧着春的希望,开始最为艰难也最为幸福的萌发。
在北中国最冷寂的深处,这样的思念,这样的萌发,显得弥足珍贵,价值连城……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05《流进梦境里的那条河》 诵/简悦
其实,我始终在寻找一条河流,一条属于自己的河流。
从一线清澈的溪水到一片苍茫的大河——我在寻找。
我想象,那,应该是交织着清亮亮的梦和两岸绿草的香气以及花的芬芳。
我知道这样的寻找,是一种艰涩的行程。那些被污染的河呵,在我曾经的记忆中,是那样清亮至纯,可这以后我目睹的河流,无论从颜色到质地都刺痛了我追寻的目光——我的心在逐渐缩紧,不断抽搐。
我寻找的视线,间或地被迷茫隔断,我怀疑,梦境里的那条河是不是一个传说,让我找寻的渴望幻灭。
可是啊,我始终不相信那是一个梦境,于是,我在执着与坚韧中继续着生命的寻求。
当我以一个跋涉者的身份不停地穿越过汹涌的暗夜和冷寂的黎明,我终于望见了——那似近似远似真似幻的河流——映着漂浮白云的蓝色的天宇,阳光下细碎的微波呈现着一片迷人的笑容。
我不再怀疑这是梦境!我也不怀疑这是一个传说!我更不再受寻找的疲惫之苦——那的确是属于我自己的河流呵!
不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凝望,把劳顿之苦都融入了那一片迷人的碎波之中;思想超越了迷茫的障碍,专注于找寻后的惊喜中!
当视线由凝望转为凝视——
就这么呈现在眼前——那是一条属于真实、属于向往、属于希望、属于美和自由的河呵!
这是一条难得一见,没有污浊没有杂质清秀而令人心驰神往的河流!
它在静谧的气息中,舒缓的歌谣里荡出灵动而又亲切的音符——悦耳、动听!
我倾心于它清纯的水质,我倾心于它流动的絮语,我倾心于它让污浊汗颜的从容。
它,曾是我的梦境,曾是我跋涉的苦旅,曾是我心灵瞩望的久久期盼!而现在——它是我用心语交流倾诉的对象,它是我生命最后的边境,是我不变挚诚的镇守。
不知道是前世的造化,还是今生的幸运,或许是苦苦的寻觅,我,终于拥有了这样一条属于自己的河流——荡着轻柔微波的河流。
或者说,我是属于这条河流的——我在接受这清纯的洗礼,接受着焕然一新的蜕变!
也许,有一天,这条河会永远地冰封。那么,就让我在温暖的冰层下面,做一条幸福的游鱼吧,往来翕呼,与河相依为命!
这条河里啊,川流的幸福,虽然迟来,却醉人;
这条河上啊,闪烁的波光,虽不炫目,却迷人。
守望着这条河流,无论雨雪风霜,无论春秋冬夏!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8:22 | 显示全部楼层
06 《牵挂,是我眼里流淌的一片绿》 诵/梅竹
很久很久以前就听过那首乐曲,名字叫《沿着草原路》,乐曲很美也略带一丝丝的忧伤。但现在我从网上再也没有搜到这首曲子……
很久以前,就有草原上的朋友约我去看草原,却一直没有成行。草原成了一种向往,在心里。
不久前,小妹给我唱了一首德德玛的歌曲,也是有关草原的。那声音很有德德玛的韵味儿,很美很情深,有着很浓郁的草原情绪,让我动容了很久很久,也把我的草原情结拉近又拉远……
蓝天、白云、羊群、毡房……这些景象,让我从画面中,从心灵中感受到一种纯粹,一种从未有过的空灵,那是美的空灵。
一望无际的绿时常在梦境里伸展开来,不,应该是说远远地铺天而来,那是些干干净净的闪烁着青翠欲滴光泽的绿,坦坦荡荡地扑入你的视野,让我的眼睛和心绪从此被染绿……
小妹的歌声依然在耳旁响着,那些有关草原一切的深情音韵,让我仿佛置身于一片辽阔空远的景象中,那些悠闲的羊群,在一个着红衣的牧羊女的歌声中,缓缓地飘动;那迷人的绿、那醉人的白、那动人的红组成了一幅妙美让人动情的画面。
在一个下午,在一个太阳很温和的下午,我突然在一个博客的空间听到了那首《沿着草原路》,那很久远却又很熟悉很亲切音律,在心中缓缓地轻柔地流淌……我很自然地就想起了小妹的歌声,想起了小妹演唱德德玛的那首歌时那生动的表情,想起了那一片辽阔在梦中的草原,那来自天堂的纯粹的绿野在我的眼眶里不由自主地动情……
完全可以想象得出,牧羊女的歌声此时依然在空旷的绿野中唱响,像小妹的歌声,深情而又悠扬,表情亦如;那些羊群依然如云朵一般,飘过一片绿,亦飘过一片蓝,携带着我的目光,飘向草原,飘向辽远……
就在一种深深的眷恋中,我牵挂着那一片妙曼而悠远的灵动的绿、那些足以让我用纯洁来象征的羊群、那一曲久久回荡的纯美的天籁之声和娇小轻盈的歌者。
这一种牵挂,是刻进灵魂聚焦的场景;这一种牵挂,是阳光与远方对接的永恒;这一种牵挂,是岁月不能磨蚀的而棱角分明……
在东北方,在黄海的北岸的渐起的秋声中,我目睹着海潮的壮观,也遥想着草原那绿色的柔曼,那壮观的动态与柔曼的静态,被我的思绪收束进去,汇入共同的辽阔。
就这样,我的心与草原近些更近些,那关于草原以及草原上的歌声,在我向往的眼睛里流淌着绿色,涓涓不息,不息……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07《折叠的幸福,在感恩中伸展》 诵/思刻
  如果把回望当作留恋,过往的日夜就那么清晰地显现,温慰的阳光、绵绵的雨丝、轻柔的话语、细心的呵护……都成迷人的风景。
美丽的温存,从出发时就被呼唤约定俗成;延伸在每一个季节的中央,弥散在每一棵树的叶片,每一声鸟儿的音符……
天空在回望中已不再是空茫的象征,被注入的憧憬与想象,在现实中找到真实真挚的注脚,浓缩在心灵一隅,被珍藏。
时间注定在一个下午的桥上,陪伴着一个凝望的眼神经过;一瞬间,某个窗口的遥望,彻底击碎悠长的孤独。被缩短的,是眼神与心灵的距离。
灯下那些诗语,在不经意间,变得韵味十足——有夜声的温柔和身心的轻盈激活了灵感,有绵延不断于晴好天气里的童话触及诗歌的情绪。不再挖空心思,也不用苦思冥想,每一个精心的细节,都是诗歌的眼睛,灵动而又非凡。
被逐渐烘干的雨曾湿润了怎样的夜晚的思绪,湿润了每一次热望,在心里深深地扎根,在雨被烘干之后健康地成长。
远方已不再是远方,远方已不再是忧伤,远方是一方迷茫换一方晴朗……
在最初的问候里铺垫通途,在通途的呵护中雕刻记忆,每一次铺垫都是前生早已的安排,每一次雕刻都是今世的注定的使命。
别去,别去把持别人的幸福,那要在道德上脱轨;那就好好把持自己的幸福,从体验开始,品味与解析变得十分重要;到守护结束,真诚和信任弥足珍贵!这个夏天,我的思考,被火热蒸腾、被雨水清醒......
收拾行囊,将幸福折叠着装进;背负着幸福,沉甸甸地上路,耳畔是深切和深情的叮嘱。心灵,此时被一根鸟的羽毛带向了辽远……
带着温存的呼唤而来,带着幸福的守望而去,这一过程里,有多少的故事摇荡心旌;这一过程里,有多少的感恩为前路拓展;这一过程里,又有多少生命真诚的期许!
脚下的路,在感恩中不断延伸,延伸成今生始终如一的追寻……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08 《白雪放歌》(散文诗) 诵/梅园
风停了下来,天空把阴霾的视觉交给远方,等待和盼望,以及与此相关的种种心绪,在这个时候悄然地浮出了地平线;
九重天外,一场盛装的演出即将开始,大幕拉开的前夕,心灵和目光,安静抑或是躁动,都聚焦在久久的仰望中。

大幕终于拉开,一片、两片、三片,洁白的霓裳款款舒展广袖,纯净的音符们轻舐着气流开始着歌吟,翩翩起舞…..
这纷扬的音符,这温情的舞动,让远山远水迷醉在一片苍苍莽莽之中;
一棵棵树如一缕缕温馨的情愫被缓缓地抽出;在雪白的舞动里,自然而又纯朴地醒目着大地的视野。

渐渐地,音符们已开始密集,扑扇翅膀,迎面而来,那一大片漫无边际的洁白在不断地涌动……
这些可爱的精灵们,随着微微拂来的风,不断地变换着舞姿,曼妙而尽兴。
在宽阔的天地间,没有羁绊、无拘无束,且歌且舞;似真似幻的情态,把心灵带向了更远更宽广的地方。

随着精灵们的舞动,路上,房屋上,树上等一切静与不静的物象,都被这动感十足的音符染白了思绪;
那些干干净净的弥漫,那些蔓延开来的灵动,就此与一片广袤的大地,热情相拥,亲密无间……

这里没有丰腴的寒江,这里也没有钓雪的渔翁,这里却有着雪白雪白温情的音韵和表情;
尽管这里孱弱的河流,已被洁白的羽翼完全覆盖,厚厚实实,可是,它属于温暖属于倾心……

无数次徜徉在古人描摹白雪的情怀里;感受自然风光的壮美,在心灵典藏;
无数次在精灵们舞蹈的同一时刻,声情并茂吟诵着一首首白雪歌,如醉如痴;
岂不知,自己声情并茂的吟诵,相对于这样壮观的景象,是多么微不足道;
岂不知,自己的小资情调,怎抵得过这一场盛装的演出,怎抵得过这纷扬在天地间盎然的情绪。

这一场演出已渐近高潮;纷飞的大雪啊,你火一样燃烧起来了,我分明听见了你涅槃的声音隐约着高亢和兴奋;
那片片集聚的洁白的花瓣被风之子大把地尽情挥洒;以密密麻麻的态势充盈在无际的瞭望中;
铺天盖地的雪,让身心尽然地沉浸其中,欣赏这轻盈而奔放的舞姿,倾听这曼妙又激扬的音律;
此时,你会不由自主地敞开胸怀、释放滚烫的激情,与大自然纯粹而又昂扬的放歌一道,共鸣心声!
 楼主| 发表于 2013-10-10 14:59:18 | 显示全部楼层
09《一棵树的等待》 诵/九思
在这样的时令里,那棵树依然苦苦地等待着,刺骨的寒风和飘落的雪花都想知道,那棵树究竟在等着谁,是什么,让那棵树的等待变得如此执着而顽强,有谁会理解那棵久久遥望的树,又有谁会为那棵树的一种精神伸出大拇指……
等待,被时间佐证。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地逼近,又一分一秒地流逝;这样的等待,让所谓重于泰山的承诺轻于了鸿毛,使那一个美轮美奂的季节,精彩纷呈后一去不复返。
谁都知道,这样的等待,并不会妨碍着日出的辉煌和月落的寂寞,当然,也不会妨碍着那些伸展给明天的枝头,再次垂挂起阳光和月色。一切不会因为树的等待而改变什么。
天空啊,蔚蓝得只剩下了辽远和想象,在想象的注视下,除了这棵因满腔情怀而越发粗壮的树,想象,在寒风的摧折中已经失去翅膀,等待,在冷气流中已经遥遥无期。
以等待的视觉远远地望去,那棵树蕴含的绿意融融,甚至比想象中的绿意更多出几处繁茂;狂风没有停歇的时候,那棵树居然会摇晃着寻找,可是,这样的寻找,却让它寸步难行……
想想吧,只要想想,就会清楚地知道,那棵树只有一个位置,如同一个人只有一种命运,而这种命运被什么牢牢地拴住,又是什么无法改变等待的方向,人也许糊里糊涂,树,却明白无误。
不知道,这一切,与树的等待是否相关;在一片晨雾隆起的时候,那等待的眼神,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更多的却是被模糊之后更加苍翠地显现出来,这样的情形,完全不像幸福的云朵,从一片蓝天的怀里又飘至到另一片蓝天的怀里。
当冬天追逐着春天,春天追赶着夏天,夏天又在树枝抖落一身叶子时,挪在了秋天;在这样的过程里,等待,彻底变成陈年的古董,是否被欣赏与品鉴,是否被谁精心收藏,等待,全然不顾。
一路向上的奔波,是为了长久驻足的等待吗?树的等待变得渺远茫茫,但始终没改变姿态;如果针对这样深情等待还有什么补充的话,那就是等待的树长眠似的醒着,而被等待者却沉浸在更美的梦境里。
谁,能被这样的等待深深打动;看不见悦耳的鸟鸣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也看不见树的脚下深而又深的根须,却看得见那棵树坚定的翘首以及立在枝头上被寒风一次次放大的呼唤。
当初起的黎明渐渐地演变成了没落的黄昏,如同那些懵懂的孩子终将变成沧桑的老人一样,可是,那棵树漫长的等待并不因为老人变成了尘土而宣告结束,相反,无人可等的时候,等待变得更加具体可感而不是空洞抽象。
因此,谁都想知道那棵树在等谁;每当子夜的时钟敲响甜蜜鼾声的时候,每当窗外的风低吟轻唱或引吭高歌的时候,每当夜的情绪纷扬着别致的沉静的时候,那棵树,就站在月光轻柔触及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10-18 15:28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