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59|回复: 10

[【对话原创】] 【你写,我读】第三十七期——高原风(作品专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5 03: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介:高原风,原名张习元,男,穿青人,75年生,贵州织金人,毕节地区作家协会会员,青灯诗社诗人。作品散见于《散文诗》《香港文学》《山花》等全国或地区级刊物。著有诗文集《云下苍穹》、小说《边缘人》。现暂居贵阳。
诗路:透明写作。力求以简单的思维表达深度的生活,记录被忽略的时光。




邀请嘉宾:

【01嘉宾】若尘/触摸     【02嘉宾】绮英           【03嘉宾】梅竹   
【04嘉宾】九思/小字/小鸟【05嘉宾】随风舞/翠堤春晓【06嘉宾】简悦   
【07嘉宾】彩衣/儒风     【08嘉宾】小蜗牛         【09嘉宾】零海岸      
【10嘉宾】燕喃/云梦     【11嘉宾】晓辉/润物/音韵 【12嘉宾】七绿歌/山风   
【13嘉宾】梦婷          【14嘉宾】一粒儿/兰幽    【15嘉宾】怡雨晴
【16嘉宾】玉涵/山清水秀/北方                     【17嘉宾】青花/梅园

《云下苍穹》 (2013年11月2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中文文明ID

x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选:

01云归何处(组诗)  诵/若尘  触摸

九月的杯盏

父亲的语言一直藏在酒杯里
粗犷而辛辣
偶尔携带几分童趣
当月色洒在屋顶   一些故事
就从很远的地方流淌而来

九月在父亲的杯中
有几分宁静
有火辣辣的日头
有雨水冲洗的尘埃
九月    一茬茬老去
父亲的影子也缓慢下来

父亲已老    杯盏已老
只有一些语言
我聆听无数遍之后
依旧那么青春



静   必定是此刻的黑
掩埋华丽  
除却喧嚣
甚至没有落叶和鸟鸣

九月的菊怀揣一些泪水
路过子夜窗台
赶路人   从骨头里抽出秋风
我听见雨水最后的叹息
渐渐消隐

山外    风声正劲
有人狂喜    有人抽泣
有人在空旷的山坡上
陪着几只虫子  吟诵儿时歌谣
不悲   不喜

一只鸟在天空飞翔

九月   注定在日子里燃烧
石头开出花朵
云彩的歌声从天籁出发   
南来北往的风
回到曾经小院
他们的行囊里   满载最初的温情

或许有一片云   会在母亲的屋子
找回失散多年的心情  此刻
可以在一些稻穗里
诵读梵音
泥土很松软  或者
雨水同样甘甜

鸟儿还在飞翔   从东到西
从开始的雨季
越过万水千山
他们不会赘述过去的伤痕
那低头的微笑
一直在生命里回旋

02此去经年   诵/绮英

握着一朵桃花绽放的过程
我掏出心底珍藏的词语
向一片阳光缓缓靠近
不能打扰  不能打扰一片云
一枕春风
一些花朵的窃窃私语
在黎明奔跑的露水里
在你静默的时空
浅唱   呢喃

你是如此的静
静得从容   柔韧
呼吸中也饱满音律


终于  邂逅了一场雨后的惊喜
泪珠是晶莹的
春天在沉睡后苏醒
微风过后   一只蝴蝶停在身旁
温顺的三月
我要为你种下遍野春光
照亮黑夜孤寂

靠近阳光的岸
水声细柔    鸟的鸣叫很婉转
待尘埃落定
我用温热的掌心    暖你微凉


靠着夜色   靠着你的发香
靠近亲切的往事
我用积淀多年的情怀
为你绽放一个春天
在你的中央    释放一场明亮和欢喜

风起时
花瓣在翩然起舞
我的歌声是一条河流    载满你的快乐
载满你最美的呼应

03稻草人  诵/梅竹

泥土的清香渐渐弥漫
秋风渐起    鸟儿醉倒归途
田埂上的母亲
与一些小草和虫子喃喃自语
田野辽阔
阳光辽阔
守望者的心情辽阔

爱上村庄
爱上佝偻的背影
爱上沧桑和古铜色的脸庞
我该说出    那一粒饱满的粮食
在分娩时是何等之痛

稻草人    摇曳着古老的故事
他拒绝着时代的气息
拒绝那些与村庄无关的炫耀
他的心上     疯长着一茬茬茂盛的青草
他的命运与鸟儿有关
与汗水有关
与神圣的崇敬有关

孤独着     在似曾相识的场景
那深邃的身体里   
琴弦上的锈迹
沾满死亡     新生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04繁华落尽   有一种坚守寂然无声   诵/九思 小字 小鸟


在奔放的春天流连,歌声如潮的岸,期许和失落,随着流水缓缓西去,几点雨声,在零落的暮鼓里,残存几分苍凉。
繁华终究落尽,在微凉的红尘深处,弥漫着,残缺着。
时光未老,旧时亭台静如当初,几阙旧词,慰藉破碎的残梦,你该醒来,在阳光斑驳的暮色里,为几分寒意着色。
穿过暮霭沉沉的林地,容易念及落花流水,一个转身,却触碰了最深的痛,痛,是心扉和影子的一场对决,无语无声,只有流水奔涌。
雁南飞,一场伤怀的离别,不该在这个季节出现,是的,不该的悬崖上,醒着的梦,有多凄楚,孤零零的影子,成了春天最深的伤痛。
既然绽放,就必须开至酴醾,让决堤的春,汹涌于孤独的路上,让长长的影子,不再奢求春暖花开,让猛烈的雨水,洗去梦魇的流年。
流年,是你不经意的素描,败笔之处,注定是迷一样的结局。
若念,请面对长空,给云朵以空灵。
路上,尽可带着叶子和花朵,在一处静谧的角落,安然入梦。


而你再也不能,不能在温暖里放歌,不能低语,不能掏出温情的牵挂。
这该是多么怆然!
山坡、水岸,止于喧嚣的街头,一个决绝的背影,轻易埋葬所有想逢,风声过处,剩几点落红?
这不是谁的错,季节的凋谢始于一场必然,流浪花朵和叶子,迷离的相拥,都抵不过风的轻拂,终将沉入泥土。
是的,过程的必然,惊醒一场残缺的梦境,回望那些熟悉和陌生的凉,雨水肆虐。
季节向北而走,水声淙淙,桃花和流水,惊飞一池娴静的春意,水上的琴声还在流浪,今夜的停泊,是否会是一场命运幽怨?
归期,停留在心事里。
寂寥的夜,重复刻骨的疼,疼,必定是繁华落尽,归于无声,归于尘土。
一切不是偶遇,一切皆是必然,尘埃落定的日子,离别的伤,在掌心散发微凉的光芒。
这样也好。
可以了却许多牵挂,了结那些纠缠不休的心情。
静坐自己的内心,书写一次绝版的安然。
                          三
繁华落尽,所有虚幻终被淹没。
除却一切贪念,彻底归于内心本真,手握三分温暖,七分寒意,审视一段长长短短的距离。
让所有事物安静下来,给浮躁的心事,虚幻的影子,还有那些轻浮的语言,来一次灵魂的剃度,故事早该沉寂,让伤痕沉寂在内心深处,无人知晓。
不期盼路过的风景停留,来来回回的心事,那是别处的风景,终究也将回归原地,今夜,只把心事停驻这里,坚守另一个新生,让那些浮华和躁动,各自归隐,各自尘封。
把生命里最真实的部分捧出,搁置在阳光里,用内心的甘霖去哺育和感化,这样的春天一定是永恒的,那时,歌声和希望,能穿越荆棘,能绽放幸福的花火。
就这样守在时光的眸子里,坚守一场至爱的相逢。
一切无声,一切静好。
生命中的美丽,不过如此。

05又见桃花红(散文诗)  诵/随风舞  翠堤春晓
那清澈的一双眸子,必定是你不变的温情。从山之南,到宁静的水岸,都有你飘飞的音符,你用青春激情,为一个季节的封面,着色、泼墨、而后定格生命特殊的影像。
这一定是你——绽放绚丽、勇敢的桃花。
我不说酴醾,不说落花流水,不说那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忧伤,我只在你的朵朵清丽里,流连明媚的三月,三月不语,你却是最美丽的歌者,在不变的传说里构筑幸福的颜色。你的歌声,属于一种明眸善睐的绝唱,天空辽远,白云悠闲,我把心情搁置其中,让心随你流浪,这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一朵朵,一片片,一场声震寰宇的花语绝唱,就这样在春天的舞台演绎旷世的交响,听,片片落红,那是生命美到极致的跫音,此刻,没有痛苦和疼痛,一切如此自然,仿佛行云流水一般,越过小溪和草地,不断地穿越命运的境界,多么令人肃然起敬的过程。怀抱心的宁静,洗去喧嚣,用虔诚的心境聆听,感受超越生命的洗礼。
你坐拥枝头的绚烂,冲击着生命的平淡,如果你偶然路过,你必然会惊叹于诗画般的情节,请停驻你的目光,抛开喧嚣和杂念,专注这一场美丽的相逢,让感动和崇敬,感受命运里独特的果敢和力量。
是么?笑靥之外,飞扬的青春,随着梦想沉浮,我们畏惧失去,在风雨里跋涉,在无意中黯淡着自我的色彩,在浅显的欢愉之后,还剩下什么呢?在静夜里,在风声呼啸的黎明,在散落的花瓣中,也许会找到生活的真味。
该走进广阔的林地了,释放久违的心事,坐拥林地和小草,用一种声音和自然对话,在生命的绽放和凋谢之间,寻觅丢失的灵魂,如此简单的遇见,一定能绽放别样的美。
淡看花瓣轻盈地飘落,随风翻飞,此情此景,难免会触动一些忧伤,生命的过程也如同这个春天,如同花开花谢的过程,转瞬即逝,当一切来不及,还能说些什么呢?
遇见,必定是上苍的赐予,当我们拥有相逢的快乐和幸福,未必能真正去珍惜一场相遇,当我们身在低谷,看不清远方的时候,这个春天的花朵,必定能为我们拭去尘埃,待一切明朗,该用什么方式去追忆逝水流年?
又见桃花红,你是否还是旧时模样?
我在这里,你在何方。明媚的春天里,你遥远的身影是否依然绽放青春的颜色。
这样的季节,我们只说杨柳依依,只说桃红李白,只说相遇的感动,用整个春天的心情,传递希望和力量,相信你的天空,此刻也一样春光万里,快乐无边。
花谢花飞,漫天飞舞的红,仿佛你在风中痴情的舞动,多么令人动容,你和我的相逢,将是一场不变的守望。我在心的岸边,为你构筑一个春天,等你归来,你来时,一定开满美丽的桃花,相伴你的笑靥。
春天里,我在花朵的内心,为你写下祝福。
祝福里,绽放着桃花般激情和勇敢,那是今生不变的守候,一切只为梦想盛开。
又见桃花红,感受一场生命的知遇和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06突然的黄昏  诵/简悦
麦地里拾穗的人  
穿过一片空旷
风声在秋后的战场
打扫颓废的荒  
几只无家可归的麻雀
目光散乱   破碎的旷野
残留一场搏杀后的恐惧

此刻的黄昏   来得如此突然
良辰的眷恋似乎恋恋不舍
短短长长的背影
突然之间    迅速矮了下去
佝偻的身躯穿过昏黄的混沌
有人喃喃自语
老了    真的老了

风依旧那么锋利
秋的苍凉   跌入黑暗
无边的深渊

07光芒(组诗)  诵/彩衣  儒风

天空是明朗的
在时间的刻度上,走着走着就老了
云朵在天空开了又败
雨水盘旋的山路,野花的香气
在六月的村庄开始升腾
风朝着西边
绝尘而去

唤醒一粒饱满的粮食,需要多么庄重
或者,安然地坐在湿漉漉的田埂上
用坚定的目光,守候突然的幸福
用一袋旱烟烧掉困顿
恪守沉甸甸的期待。这时,你会忘却
风雨,悲欢,乃至死亡的冰凉

村头,鸟的叫声,贴紧村庄的心事
浮浮沉沉

关于命运
父亲嗜酒,夜晚的桌上
他总是把疲劳,愤懑彻底丢进辛辣的酒中
然后,开始一场豪放的博弈

我坐在对面,安静地倾听
命运或急或缓的交响
六月的阳光很烈,内心的颜色被一次次灼伤
我数着汗水,数着挺拔的庄稼
日子被一截截颠覆和割裂
这时,月亮和蛙声被唤醒
奔跑着的梦
如此安详

旧时光
一转身,日子变得陈旧
昨天刚换上的新衣,一不小心
就满身汗渍

记忆越来越沉
扬花时节,蝴蝶和蜜蜂
在短暂的相遇过后,悄然走失
印象是青涩的。锄头和斗笠
被反复提起和放下
山坡和小溪,在一些过程里逐渐饱满
淡下去的年轮,只是某些夜晚
发作的旧伤

关于怀念,我只记得
每一粒粮食,都沾满了亮晶晶的汗水

父亲的天空
父亲是沉默的,他的天空
也是如此

我不记得快乐和悲伤
落叶纷飞的秋色里,他的背影
依然保持沉稳和坚定
季节之外,他和月色对饮
拒绝浮华和浅薄,所有的窗户被打开
时间的阴霾
在转瞬之间迅速逃亡

父亲总是不紧不满,不急不缓
他的身影,被我牢牢安放
在记忆中央。他的光芒
在我行走的路上
清澈,明朗,温暖如初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08空  诵/小蜗牛


浮云几朵   穿过我的峡谷
雨水减缓莅临的次数
飞鸟还在枝头    耕耘细微的心事  
无人企及的悬崖上
光阴生死不明

山的伟岸和硬朗   铺垫了故事的序曲
水声淙淙    一丝风阴冷地路过
在司空见惯的表象里
总会不经意抖落厚重的风尘
你可知    那枯朽的树
曾经历练的柔情


空空    一场雪是最好的药引
它会在恰当时刻迅速燃烧
会在黑暗侵袭的瞬间
掏出最后的果敢
死亡之后   会被泪水用另一种方式
庄严地命名

沉默着   那是孤独的值守
身体里再无多余的言辞
爱和眷念    离一块石头的安静
并不遥远


多年以后    我曾经的荒野
还会有死去的叶
保持终结者的姿势
那火红的颜色    多么耀眼
定会灼伤你深度的安宁

风还在缓缓拂过  
拂过年华
拂过你或爱或恨的瞬间
摇曳的苇    坚韧于年华的根部
飘落   飞散
她的悲欢    唤醒我唯一的居留

09后来  诵/零海岸

一只麻雀躲进树丛   蝴蝶徜徉花间
这个午后   不会再有喧嚣前来打扰
可以与茶对坐    与正在短缺的光阴对饮
或者   自己把自己从心里灌醉
掏出一些畅快淋漓的言辞
尝试愤世嫉俗的滋味

而这些   终归被繁华迅速带走
赶路的人   被生活或紧或慢地追赶
他在为平凡的相守寻找阳光
不断吞咽的琐碎
后来   他成了自己唯一的支点
没有尽头的路上  
尘土飞扬

那些背影   似乎是陌生的
似乎有几分熟悉
他的呼唤无人回应
后来   天色就暗了
一处灯光
让他想起形影相随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2:09 | 显示全部楼层
10慢时光(组诗)  诵/燕喃  云梦

天空布满梵音

那时没有尘埃  

八月的心情缓慢下来
一片叶将自己的身子洗净
她掏出内心的细腻
隐去秋风    用慈爱的眼神
打开一条河流的澄明
喃喃自语
而我就在近旁    如此安静

一段故事的清幽
停在叶尖上    情节并不疼痛
石头和石头说着浪漫的语言
你不能懂     其实
你应该放下好奇

远和近    一直属于内心
正如天涯之远
藏在你触手可及的地域

那时花开     

风吹开了摇曳的三月
三月墨迹未干  
美丽的想象由远及近
一滴晶莹的水珠
寻不到一处完美的点缀
落英深处   是缺失的相逢
温柔和娇羞    坠入隐隐约约的记忆
风声渐起

我记得奔跑的原野
记得花朵盛放的过程
记得一朵笑靥
跌入心海
当我在崎岖的山道上挥别
记住了泪水和光阴

待我零落    一只鸟的秋
归纳了众多的结局

素描

我习惯把庄稼称作孩子
喜欢他们穿着醒目的衣裳
在田野里跳舞
期待在某些恰当的时日
能够听见纤尘不染的欢呼

一些影子   越来越长
一些光阴越来越短
一些人  就这样
悄然离去

月夜   树影和村庄
靠着静静的溪流
安然入睡   
只有一只虫子
还在指引迷途的路人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11秋的咏叹(散文诗)  诵/晓辉 润物音韵
秋   色
一叶落,秋就来了。
来得如此流畅,他的奔放和果敢,集结于行走的时光中,他是色彩的化身,万千宠爱,归结博大精深的秋色里。
秋天,是一种宏大的色彩!
秋色,是怎样的一种生命?可以涅槃,可以为死亡深情起舞,那萧萧而下的,不是落叶,不是离弃,是命运里高八度的音符,澎湃于过程之中,高亢于结局之上。
秋天的色彩,成于自然,无可挑剔。
如此的美,从磅礴的群山之间喷薄而出,一层层,一片片,连绵起伏而错落有致,一个季节的张力,因此显得更加饱满。
沿着光阴的脉络,可以看到金色的驰骋,绿色的畅想,还有岁月点缀的万千色彩,都在瞬间竞相绽放。
绽放的不是花朵,不是芬芳,是用生命谱写的原色。
着色,布局,或者让星光点亮某处,一切漫不经心,总是浑然天成。
相比春的绿,夏的火红,秋更为冷静和深厚,他的沉稳,洗去了很多浮躁和忧伤。
这注定是一幅伟大的画卷。
无需精雕细琢,不必掩卷沉思,浑然一体的杰作,让你流连、沉醉。
若遇见秋,遇见秋的色彩,请忘记所有的鲜艳。
这个季节的印象,不会衰败和褪色。

秋  声
      鸟儿飞过,是否会有几分萧瑟。
或弹拨,或吹奏,间或有秋风路过城市一隅。俯拾满地秋声。
薄凉的夜,风声忽近忽远,来不及逃离的浅浅忧愁,又在孤单的角落黯然神伤。
一个人的傍晚,沉淀在小小的思绪之中,那不是伤悲,是命运历练的过程。
有些人来了,有些人走了,来来回回的心情,不能抵御一些短暂的暗淡,心事不可不说,待秋声渐起,你所熟知的那些旋律,将打开另一个新的出口。
天空之上,你的秋声,你的天籁,必定有你完美的唱和。
鸟儿低语,秋声越过城市,你听见的旋律,必定是昨天未尽的歌声。
万物在老去,心情在老去,只有秋天的声音,保持着最初的节奏,他总是在你走过以后,如约而来。
多么纯净的声音,仿佛在耳边低语,清晰而内涵。
动听的歌声,永远是一首熟知的歌谣。
在季节之外,在你不经意间路过的城池,舒缓地进入你最深的记忆。
听,多么悦耳的秋声,慢了时光。
秋  意
当你说起秋霜,说起沉默的心事,秋就浓了。
何等的触景生情,落叶随风起舞,田野的孩子等待回家,鸟儿归巢,风在唱着最后的恋歌。
这个时刻,总有离别的心事渐渐弥漫,或去南方,或者回到质朴的泥土里,或者跟随一场命运的迁徙,这些细节,都在经历别样的壮美。
月光也突生凉意,空旷的大地上,脚步依旧匆忙,被追赶着的命运,在滚滚红尘中,一路浮浮沉沉。
幽深的小径,一只虫子在呵护淡然的心情。
秋,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当喧嚣沉入水底,穿过萧瑟的光阴隧道,仿佛听见细微而坚韧的声音,在土地里缓缓上升,正酝酿一次美好的重逢。
夜色很浓,秋很浓,你的牵挂呢?
下次的重逢,是否会有完美的呼应?

12那些芳草的香(一组)  诵/七绿歌  山风

近些 ,再近些
搁下浮躁   让所有的虚无还俗
采几片阳光的柔   轻轻地
在空旷的原野放牧
别大声说话   请在露水吐露真情的时刻
专注于一场倾听

再近些    让呼吸贴紧小草的额头
让芳香的唇给你爱的礼赞
听   天籁之音已洒落枝头
你不必牵强问候
请双手合十    让童真和快乐
洗去尘埃

如此就好  

名字
不   请不必在离别前
说出你的名字    也许一阵风
会让所有的记忆忘却

日子很轻  阳光很柔
偶尔飘落几点清香
在美好的际遇里    不要谈论悲欢
不说那些伤感和疼痛
让一切静静地伫立在温情的时光里
即是幸福

轻轻的
挥一挥手   无论清晨
还是黄昏     我们将会一直记得
芳草的清香  
萦绕在今生的行程
晶莹剔透

记 得
曾经幽深的夜   曾经的踉跄和寂然
以及你无意中路过
一直记得

我守在月光里  
跋涉在花开花谢的路上
望向你时    有几分惴惴不安
这一去    该是何年

多年以后    我一定记起
那个飘雪的夜晚
心跳和体温   
一直有着相同的默契

聆 听
烟云之外   可有几点心情
照亮暗淡黄昏

待往事沉下去   黑夜褪掉尘埃
在一株草叶里落坐
与零落的花瓣交换心情
而后  在仓促的光阴里倾听流水悲欢

让自己和影子紧紧靠拢
在冰冷的唇上   接纳所有
温暖和寒风

13你走以后  诵/梦婷
余音从春天走过以后
花仅存一朵    叶子在来时的路上
早已迷失
一只空杯子   被晚风掠走想念
曾经熟稔的呼吸   流浪他乡

我数着月色的凉
数着流星的泪
数着我们交换的温暖
数着数着     天空就暗了
被时光劫持的花朵
从此杳无讯息

异乡的原野上   暮色苍茫
曾经镌刻内心的信物
在黑夜汹涌以后
越来越淡   直到
彼此找不到重逢的理由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14光与影   诵/一粒儿  兰幽

你习惯握住稀疏的凉
光阴低垂   一些想念流亡在路上
童年被一阵不经意的风
吹落幽深的巷子
孱弱的乳名   在拥挤和茫然的途中
不慎遗失

你还在么  蝴蝶稚嫩的忧伤
穿过沉沉雨夜
稀缺的天真在春风里飘走
一个转身    荒了几许容颜

还有石头的歌唱
依旧那么舒缓   一场内心的轻吟
摆渡着季节与季节的
相逢或诀别
沉静的眸子为浅浅的故事
不停地洗去悲伤

或许   时光匆忙
或许是红尘滚滚
不浓不淡的述说之后
心情慢下来
你终于在一朵莲花之中
吐纳芬芳的际遇


我只能捂住内心的狂躁
无法表诉的青春   他的后遗症
无可救药
疾驰的春天里    落红万丈
寒风凌冽的北国穿城而来
他期待的绿
坚持而彻底

静下来   在你安静的溪畔
在你专注的一朵野花中
我轻轻的走近
靠着简单的光影
默默地   梳理着
或浅或深的人和事
  
15越过尘世,我依然是你的山川  诵/怡雨晴


用你掌心的绿    染一染尘世
环肥燕瘦   一定是不可阻挡的私欲
色泽下浮动的喧嚣
趟过故土    一些阴森的暗风
兀自穿透城墙
离人授以一丝凉意
向更深的荒野逃亡   月在黄昏之侧
放牧独自的伤

有些话很远   远到遥不可及
当花朵遇见寒风
唯一的场景    是无法搁笔的纠结


记着你的模样   记着挤满尘埃的额头
驮着月亮的光景   你笑时
光阴布满褶皱
或许   我不再默许信马由缰
不愿与荒芜的辽阔深深误会
期待一场和解    在九月即将敞开的胸怀
痛饮和长醉

醒时说梦    说鸟儿折翼南方
说云朵眷念母亲的乳房
说你累累的伤    还想说
那归根的叶   近乡的怯


昨天的烽烟    果敢终结枯朽的传说
乡音里   一滴雨水的恩泽
挽救了花草的命运    围炉跳舞的女人
还在滚烫的刀尖燃烧
他们用一个黑暗    点燃另一个黑暗
等候归来的鸟群    用身体里最朴素的语言
说出感恩

山川之上    奔跑的生灵
保持着优雅的心性
八月在怀里安然睡去   母性的温暖
与活着的灵魂    接纳
逝去和新生    背叛与忠诚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16阳光流过身体(散文诗)  诵/玉涵  山清水秀  北方

      是怎样的一种心情,让我如此惊喜?
阳光在掌心绽放,她的花朵,在一场寒流过后,更具优雅和内涵。
静坐季节的天空下,看来来往往的人群,看云归何处。在僻静处听风化雨,听爱恨述说前世今生。阳光的行程,在路过的风景里,温暖着夜的凉。
不言,不语,不再思量外面的世界,我只专注于一场炽热的相逢。那些遥远的思念,一定会长成春天,任期许的相逢自由驰骋,然后醉倒在绿色的畅想里。
往事是静默的,如此时静谧的深夜,能听见清晰的呼吸,当积蓄已久的心情,开始磅礴,开始在构筑的情节里坚定,澎湃的旋律,勇敢地推开窗户,把一切惊喜呈现在幸福的门前。
此时,我畅饮缘分的醇,用一种豪迈和果敢,让自己醉倒在久违的相逢之中。
那葱茏的林地,潺潺的小溪,带着阳光湿湿的温暖,奔我而来,我在山野之中,徜徉着无边的美丽。美,已是极致。
一切已经忘记,包括悲伤,包括被荆棘划破的身体。

                               二
我不知道这样的期许自何时而来。
多少个春花秋月,被一杯茶的时光,淡去多年。多年以后,走走停停的身影,最终都消失在远方,远方有多远,我只感知多余的苍凉。
鸟儿飞过,它回归的南方,注定不能与你相遇,就让一切在千山之间,寻寻觅觅,也许,最终的遇见,注定属于美丽的传奇。
深夜里,所有的思想被文字深情点亮,你在北方,你在一树梅花的枝头,浅笑盈盈,执着于坚持和期盼。
遇见、错过,现在的时刻,我应该把她叫做重逢,是的,一场生命的美,总在风雨之后呈现,我在你的眸子之中,看到春天的伟大,看到北方久违的颜色。
不要说起泪水,别提起那些伤感的句子,给出微笑吧,从现在开始,从目光相向的那一刻起,给心一个足够的理由,勇敢地爱和沉醉。
阳光来了,就在你的窗前,就在我等候的地方。
这里有小桥流水,有芳草的清香,有自由和宽广任你飞翔。

                         三

三月,阴霾退隐。
关于浮躁和不安,即将缓缓闭幕,一切也将安静下来。
抛弃所有心情,让心怀感动,在你我相伴的时光里。
你在,快乐就在。
我要远离浮华,回归到山野的春天里,放牧心情,为你种下一片春光,让春天的潮水漫过身体,洗掉尘埃。在几点清辉里,拥抱久违的呢喃。
此刻春风沉醉,这个夜晚的情思,靓丽无比,请闭上眼,听我吟诵柔美的篇章。
在一滴晶莹的诗行里,为黎明深深抒情。
驻留在你的眸子里,我把温暖和坚定,贴近你的身体,感知生命的跳动和喜悦。
一切归于安静,安静的港湾,流淌着阳光的味道。
这个季节,定格了一生的期待,为爱沐浴,为爱相守。
阳光缓缓流过,琴声悠远,辽阔的大地遍野春光。。。。。。

17活着  诵/青花  梅园

风从南吹到北   一不留神
就碎落秋天的枝头
一地秋声  穿过掌心微寒
萧萧细雨的荒郊
遗留几只虫子的倔强

一株稻穗的思想
热腾腾的上升   低垂着的夜晚
我的卑微  一次次摔疼
辛辣的烈酒   随父亲燃烧了一个夏天
日子的关节旧伤复发


总是很远   我和村庄的距离
忽远忽近   忽近忽远
看天空时很近
听见喧嚣时感觉很远

日子显瘦    我该如何阐释我的罪过
还有那被雪花掠夺的消息

在世界的一个角落沦陷
消瘦的   臃肿的
渐次鲜明    而我行走的路上
一直没有雨水
洗刷大地龟裂的伤


父亲和我相依为命
父亲与酒相依为命

我是父亲心头的烈酒
一次次醉去
一次次清醒
醒来时    雨水狂欢
我听见麦苗和父亲
亲切的对白    在拔节

我所熟悉的   依旧是醒着的月亮
她打开父亲的话匣子
然后   那些孤独
那些喃喃自语
便在春天开满山坡



其实   我已是心有所属之人
属于宁静
淳朴
泥土的芳香   以及
汗水浸透的月色

绿的   黄的
前仆后继的颜色
从泥土里站起来  又安静的
回到泥土中去
没有悲伤    只有
足够的安静

山路上   新生和枯朽
层层叠叠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3:53:28 | 显示全部楼层
01云归何处(组诗)  诵/若尘  触摸

九月的杯盏

父亲的语言一直藏在酒杯里
粗犷而辛辣
偶尔携带几分童趣
当月色洒在屋顶   一些故事
就从很远的地方流淌而来

九月在父亲的杯中
有几分宁静
有火辣辣的日头
有雨水冲洗的尘埃
九月    一茬茬老去
父亲的影子也缓慢下来

父亲已老    杯盏已老
只有一些语言
我聆听无数遍之后
依旧那么青春



静   必定是此刻的黑
掩埋华丽  
除却喧嚣
甚至没有落叶和鸟鸣

九月的菊怀揣一些泪水
路过子夜窗台
赶路人   从骨头里抽出秋风
我听见雨水最后的叹息
渐渐消隐

山外    风声正劲
有人狂喜    有人抽泣
有人在空旷的山坡上
陪着几只虫子  吟诵儿时歌谣
不悲   不喜

一只鸟在天空飞翔

九月   注定在日子里燃烧
石头开出花朵
云彩的歌声从天籁出发   
南来北往的风
回到曾经小院
他们的行囊里   满载最初的温情

或许有一片云   会在母亲的屋子
找回失散多年的心情  此刻
可以在一些稻穗里
诵读梵音
泥土很松软  或者
雨水同样甘甜

鸟儿还在飞翔   从东到西
从开始的雨季
越过万水千山
他们不会赘述过去的伤痕
那低头的微笑
一直在生命里回旋

02此去经年   诵/绮英

握着一朵桃花绽放的过程
我掏出心底珍藏的词语
向一片阳光缓缓靠近
不能打扰  不能打扰一片云
一枕春风
一些花朵的窃窃私语
在黎明奔跑的露水里
在你静默的时空
浅唱   呢喃

你是如此的静
静得从容   柔韧
呼吸中也饱满音律


终于  邂逅了一场雨后的惊喜
泪珠是晶莹的
春天在沉睡后苏醒
微风过后   一只蝴蝶停在身旁
温顺的三月
我要为你种下遍野春光
照亮黑夜孤寂

靠近阳光的岸
水声细柔    鸟的鸣叫很婉转
待尘埃落定
我用温热的掌心    暖你微凉


靠着夜色   靠着你的发香
靠近亲切的往事
我用积淀多年的情怀
为你绽放一个春天
在你的中央    释放一场明亮和欢喜

风起时
花瓣在翩然起舞
我的歌声是一条河流    载满你的快乐
载满你最美的呼应

03稻草人  诵/梅竹

泥土的清香渐渐弥漫
秋风渐起    鸟儿醉倒归途
田埂上的母亲
与一些小草和虫子喃喃自语
田野辽阔
阳光辽阔
守望者的心情辽阔

爱上村庄
爱上佝偻的背影
爱上沧桑和古铜色的脸庞
我该说出    那一粒饱满的粮食
在分娩时是何等之痛

稻草人    摇曳着古老的故事
他拒绝着时代的气息
拒绝那些与村庄无关的炫耀
他的心上     疯长着一茬茬茂盛的青草
他的命运与鸟儿有关
与汗水有关
与神圣的崇敬有关

孤独着     在似曾相识的场景
那深邃的身体里   
琴弦上的锈迹
沾满死亡     新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20 11:48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