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781|回复: 11

[【对话原创】] 【你写,我读】第四十期——说话的云(作品专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5 04: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简介:说话的云,本名:刘金国。湖南省临澧县人。常德市作家协会会员,常德市诗歌协会理事、湖南省新乡土诗歌研究会副会长。1988年获湖南省年轻人杂志社全国年轻人“我的第一次”命题征文二等奖;2010年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白娘》(中国作家出版社),获第八届丁玲文学三等奖,获2013年首届常德文学艺术三等奖;2011年出版诗集《说话的云》(中国大众文艺出版社);有诗歌入选《荆棘鸟的歌声》,《2012新乡土诗短诗100家》等多种选本,其作品被《中国文学》、《北京诗人》、《湖南日报》、《桃花源》等数十种报刊杂志选载,被《中国小说家大辞典》、《中国小说家代表作集》收录;主要从事网络文学创作,2006年以来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三百多万字。

           作品 / 邀请嘉宾           作品 / 邀请嘉宾
01、一个下午听窗外鸟鸣------如风 02、谁在空气里暧昧--------------甜圆
03、谁偷走了我的童年---------真兮 04、窗口停留一只蝴蝶------------梅竹
05、我看见清水湖里的影子----音韵 06、站在太平洋海岸线----晓辉/随风舞
07、梦游----------------------小鸟 08、黎明的心思-------------------触摸
09、乡音----------------------兰幽 10、引渡积雨云-------------------简悦
11、邂逅梨花------------------今心 12、在晋江的海边听雨说----------海韵
13、到乡下去看绿--------山清水秀 14、遥远的声音-------------------儒风
15、打开一扇窗---------------燕喃 16、南长城断想-------------------玉涵
17、和你一起打磨春天---------寒白 18、一根稻草-------------------怡雨晴
19、行走在田园上-------------青花 20、历史的天空-------------------润物
来自群组: 阳光文学创作部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梦田里长云朵(2013。12,14)
作品选:
01一个下午 听窗外鸟鸣
春天的窗外没有夕照
没有路人经过,我张开耳朵倾听
大自然的声响复杂,有几只鸟
在争吵,道水的渔鼓
偶尔能捕捉,伸手抓不住
遥远的牧笛、唢呐、铜锣

踝关节狠狠地痛了几下
不能上厕所,母亲的焦急让我不耐烦
甩开她搀扶的胳膊,不要你管
我大声说,说完就后悔
管了一辈子的老母,现在不要管
凭什么

鸟还在叫,母亲不再数落
躺在沙发上不吱声,我知道她不困
自从春节过后,身体差了许多
老天让我的脚扭伤,肯定没错
一老一少坐在客厅
一五一十清理寂寞

阿公阿婆,割麦插禾
布谷鸟飞走了,又飞来喜鹊
我听不懂鸟语
担心母亲的身体,也担心工作
回忆太多容易老
妈,您睡一会吧,快睡着

02谁在空气里暧昧   诵/甜圆
天色微亮,喜鹊在枝桠间摇晃
星星,对着月亮眨了一夜眼睛
太阳还在恋床,天地正在进行
一场盛大的偷情勾当

谁发明这个日子?世界如此繁忙
为情活着的生灵,挤满街市和村庄
爱如春雨编织蛛网,电话和微信短路
一场盛大的约会万人空巷

谁在空气里暧昧?
用一些忽明忽暗的动词隐藏
太阳不敢出面,月亮没了主张
神马都不是浮云,相思在今天泛黄

03谁偷走了我的童年
牛背上的回眸
看不尽故乡的斜阳
炊烟、芦苇还有横笛
都是乡音错综的交响

有一半的童年
趴在牛背上
清点妈妈唠叨、父亲的叮咛
数落太阳、星星和月亮

一个转身
遗失稚嫩声音、目光和水晶梦想
年轮拖着长长的尾巴
和青春进行一次马拉松争抢

谁偷走了我的童年
我的五子棋、我的捉迷藏
谁偷走了我的童年
谁给我的童贞插上致命硬伤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04窗口停留一只蝴蝶  诵/梅竹
上午九时三十八分
一只蝴蝶飞进我的孤单窗口
扑腾着翅膀立不住
孱弱的身子止不住颤抖

我不知道她想什么
接下来会有多久停留
如果可以我愿为她织一件毛衣
或采一朵木棉花做被褥

一切都是徒劳
我无法增加深秋以后的暖度
白天和黑夜那么漫长
北风挟持寒流能轻易带她走

直接进入春天就好了
春天的蝴蝶没有忧愁
我和她开成鲜花的模样
在百花园里舞个够

05我看见清水湖里的影子  诵/音韵
琢磨她已经好多年
我的热烈趴上汽车玻璃
多么绰约多姿的清水湖
终于咫尺天涯来到身边

恰似一位暗恋多年的红颜
痴痴掌着期盼
看着我亦步亦趋
看着我亦步亦趋跌进视线

读懂她瞳仁里自己的影子
还有涩涩辛酸
原来一座湖也可以饱含眼泪
积蓄哀怨

我知道我不能承诺什么
也不能把什么分担
只能以闪电的方式曝光
供她或者自己偶尔温暖

06站在太平洋海岸线



假设我的手臂足够长
可不可以站在台北
摘取洛杉矶的鹤望兰

假设潜入马里亚纳海沟谷底
顽强抵抗压力
我还是不是一个高等生物

一万一千千米和一万一千米
一心一意
只要敢于超越
宽度和深度不算问题



你把她看成一片单色的画纸
你就错了
暗藏的心思七彩斑斓

你认为她是一方温柔的头巾
你就错了
起伏的情绪怒发冲冠

她有足够大
你最多长成一粒微分子
她有足够小
只需要占据你心房小小的一角



我站在台东的海岸线,面朝东方
试图把她温柔的心思望穿
阳光瓦蓝瓦蓝
海水瓦蓝瓦蓝
微笑瓦蓝瓦蓝

据说月亮
在地球母腹孕育数万年
一次阵痛过后
才很不情愿分娩

那些非常咸的羊水,一直滞留胎盘
我不信,我不能不信
只有母亲的子宫
才会富藏如此丰满



我的脖子伸得歪长,目光歪长
在视线的尽头
在天和水的交汇处
我看见一群海螺在歌唱

一群鲨鱼正在暗礁深处游弋
如果我变成一颗子弹
一定可以穿过鲨群的齿锋
抵达海浪花的家园

我把海螺高高举起
一同跃出水平面
我和海螺跌宕成起舞的花朵
在你温柔的腹部盛开春天



站在巨大的柔美和多情面前
如果有巨大耐心
张开的手臂就会成为隆起的四大洲
揽住你
一万八千万平方公里温暖

如果还不够深刻
就当你是我爱人,厮磨于耳鬓
听你娇嗔的喘息和痉挛
一万次漫卷海岸线

或者
你就当我的守望
在你母性的视线中
我渐渐立成一尊塑像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07梦游   诵/小鸟
我其实看见的不是阳光
不是湖面
那是月光
月下的沙滩
我可以在上面散步
轻轻地扣着爱人的手腕

累了我就躺下来
让爱人躺在我的身边
或者爱人反执我的手
看着我一点一点沉入睡眠
如果爱人的手累了松了
我就掉进了梦的深渊
我一定回不来
哪怕爱人大声地呼唤
那些比水珠还沉重的沙粒
挤压我的胸口堵塞我的嗓眼
即使想答应
也不给自己时间

哪一天
我浮出梦境
爱人啊
你在谁的岸

08黎明的心思   诵/小字
    那些黑还很浓。乡村的小屋冒起了炊烟,城市的小巷有了行人,我站在窗前看不清视线里的风景。把梦无数遍摇醒,只为远山。穿越远山,可以抵达你的城池。仰望城池,我的目光可以触摸你。
    我的若米,你活在我的思虑里,已经从一个懵懂的小孩,成熟为风韵妇人,多少年来,成为我的精神支撑。不论何时何地,我都可以肆无忌惮地想你,念你,思虑你,成为我生命的动力。如果有传说中的爱情,你就是我最充实的情人。一辈子最渴望的事,就是进入你的王国,攻城略地。
    梦也许不是永远的梦,远山也许不是永远的远山。我捧着百花之王的牡丹,站在黎明的山巅,把黎明望穿。我看到百花从我的面前迤逦而过,有霜染胭脂的芙蓉,独步春风的荼蘼,有离人泪血的红蓼,还有荡子春魂的杨柳……我情愿你是花中皇后的月季,每月为我盛开一次。我知道,你的世界我会来,我的心思你终究要懂。
    这是一辈子的执着,从每一个清晨出发,那些剪剪风的碎语,含羞草的露珠,梧桐树的更漏,似乎都在等待一场喜鹊的唱和。我一步一步坚定朝前,走进浓墨重彩的山水。我是如此义无反顾地走向你,我的黑暗慢慢融化,我的行程渐渐透亮。
    等着,我的远山,我的若米,无论是水月镜花,不管是海市蜃楼,你都是我的理想目标和图腾。
    我这样早起,是渴望太阳第一时间照亮我的心思,让你和这个世界第一时间看清我。

09乡音  诵/兰幽
    乡音是什么?是游子的籍贯;乡音是什么?是母亲的叮咛。
    在异乡,在喧哗的街市,我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呐喊。乡音牵着我,我牵着乡音,把人世间的倦怠和劳累包裹在乡音里,一点点扩张自信和坚持,永不言弃,从一个起点朝向另一个起点。
    在故园,在宁静的夜晚,我遥望星空,梳理思绪。走过千山万水,踏遍南北西东,乡音始终是我的名片,乡音永远是我的磁场,我的生命是一场环球旅行,没有止息,从一个终点迈向另一个终点。
    我是你的发明,你是我的动力。无论何时何地,不管梦里枕边,都有一种爱牵引。我听见你用地道的声音唤醒我的童年,不用回头,我认得你——你让我安宁,你让我自由,你让我感动!
    乡音是什么?乡音是一把熨斗,正在熨烫我起伏跌宕的人生。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10引渡积雨云
天空是女人面孔布满巧云
眨眼能摆上一大堆故事
你方唱罢我登场
大块大块湿漉漉地演绎
牛羊马儿撒蹄奔跑
朋友情人温语亲昵
每天都在现场直播
装满雨季

故事插上翅膀
却展不开沉重羽翼
轻风想下载一段
反倒刺伤天空情绪
潮湿就从柔软的心房浸出来
一滴连着一滴
江南梅雨像女人淌眼泪
绿色故事便稀里哗啦撒满一地


11邂逅梨花   诵/今心
如果只因为几株花朵
就能支撑春天
那么去选择桃李吧
站在春风里搔首顾盼
最擅长浓墨重彩
将人世间的风情表现

如果只需要几句情诗
就能诠释春天
那么去选择梨花吧
在季节深处默默无言
一些洁白的念想打着腹稿
等着太阳点燃

这场花事迟早要来
你的踌躇装满梨园
不用粉饰
不用渲染
趴上枝头的星星点点
是我用心盛开的誓言

12在晋江的海边听雨说
雨说
我没有在海边蹉跎
多年的情感
等待一只穿越时空的金梭
织啊
织一条纠缠你的藤箩

我变成一块立状礁石
听藤蔓变成的雨线打磨
一句一句的敲打
是爱的抚摸
在海浪花的呼唤里
立成雕塑

晋江的海边多雨滴
那不是罗嗦
密密的网普天盖地
等着把你包裹
别太感动
就酣畅淋漓地在诉说中赤裸裸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13到乡下去看绿  诵/山清水秀
到乡下去
才会看得更清晰
那些绿
被二月风剪裁成一块块或者一滴滴
猝不及防
撞进眼睛里
轻轻触动心底
最温柔的高地


不知从什么时候
已经习惯城市的蜗居
习惯液态云朵
习惯固态水泥
习惯移动网络的虚拟
习惯压抑高楼的窒息
这些习惯积淀在抽象的概念中
逐渐迷失自己
那么去乡下吧
去乡下看绿
在乡下透明空气里
大口呼吸
伸开双臂
拥抱正在逃离的童年记忆
或者把正在奔跑的绿意
顺手摘来充饥

14遥远的声音  诵/儒风
遥远的声音很亲切
可以驿动思念的甜蜜

距离不是问题
时间也不是问题
只要有故事
只要有故事的记忆
再高大的篱笆
再悠远的历史
阻隔不了热烈
热烈抓住你的焦急

蓝天给我想象空间
青春给我浪漫草地
一朵奔跑的事物
一株柔软的东西
足够让我感动
足够让我嘘唏
在飞行中靠近你
在流淌中呼吸你

遥远的声音很甜蜜
可以慰抚思念的生气


15打开一扇窗   诵/燕喃
没有运动的空气,会让心房
长出虫
霉上不再快乐的思想

打开一扇窗,这个过程有点长
木栓生锈,禁锢向往
季节数秒,读出惆怅
手伸出,触摸隔窗明亮
屏气,感应你的磁场
轻轻拧开,不再坚持的彷徨

打开一扇窗,青藤爬进来
野草探头,还有太阳爬进来了
晒干枕边,梦呓渴望
苏醒空气,朝着洞开方向
流淌,爬过檐墙
没有回头张望

奔跑的空气,会让心房
发出光
照亮不再想你的路上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16南长城断想  诵/玉涵
南长城在春风里抒情,把想象伸展到远山深处。在这个春日里,我不期而至,不为别的,只想以仰望和俯瞰的方式琢磨这座古老的城墙。
攀沿石级,城墙牵引我,一步一步拉近与天空的距离。我要爬上去,在攀登之中体味流汗的快乐,在攀登之中体会征服的快乐。
天气很好,早春的阳光明媚。人们总是期待春天,期待绿色。远处和近处,二月风都在卖力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大地变绿。绿了黄,黄了绿,这就是季节,这就是岁月。在这变化的季节和岁月中,人们静静地享受着播种和收获的快乐。这种宁静是人们所期盼的,这种宁静往往会被血雨腥风所破坏。
南长城就是一个典型的见证,一个民族之间仇恨和血腥的见证。四百年前,明朝把湘西苗族人分为生苗和熟苗两类,生苗是不服从朝廷政府管辖的少数民族,他们因不堪忍受政府的苛捐杂税与民族欺压,经常揭竿而起。朝廷用城墙把苗疆南北隔开,以北为“化外之民”的生界,规定“苗不出境,汉不入峒”,把苗、汉之间的贸易和文化交往横刀斩断。
攀沿在城墙之上,我分明看到了历史的刀光剑影,征服与反征服,暴力与反暴力,历史总是在战争中演绎,历史总在战争中进步。每一块石头都有一个故事,每一块石头都依附着一个亡灵,如此才垒成了这巍峨城墙,如此才有了今天的和平盛世。
站在最高的烽火台,远观近看,城墙内外一遍春天景象,城墙早已成为历史,只是一种形式上的风景。苗汉亲如一家,通婚相融,早已烟消云散了当年的仇恨。
再过四百年,这座城墙会是什么样?城墙一定还是城墙,只不过是一种文物,提醒一下历史。那时人们的生活会更安宁,民族已经没有现实意义上的区分,所有的民族只有一个称呼,那就是中华民族。
步下城墙,我久久不忍离去。流了汗,真的很舒畅。我很快乐!我对着天空和大地由衷感叹。我在想,再过四百年,我站在这城墙之上,还会重复四百前的心情?

17和你一起打磨春天  诵/寒白
春天是一块璞玉诗
用你的红酥手在青石板上打磨
发光的词语就会从手心流淌出来
涨满夏夜的那条银河

吹面不寒杨柳风。春天说来就来了,不打一声招呼。我在村头的柳梢上最先发现她的踪迹。然后,立刻就有了感觉,从脚底到头顶都可以感觉到来自天空和地心的温暖。
一切都从无到有地开始了。茅草剪去了枯黄的头发,杨树褪光了最后一片树叶,鸭子跳进尚有残冰的小河,北风开始放弃来自南方的抵抗……而我,早早收拾起一冬的落寞、沮丧还有悲伤,统统编织进了一个永久不复制的文档,丢进了一个永远只能清空的回收站。现在我的思想和情感一片空白,已经通过自己牵强的查杀,清理了一辈子沾染的虚伪、卑劣、阴险、无聊及所有为人不耻的坏毛病,还原成一个貌似白纸一般的纯真少年。我站在迷离的原野,睁大迷离的眼睛,等待一个迷离的你出现,让我们和从来没有见过的崭新的太阳,一起见证这个世界最具浪漫幻想的幸福场景。
什么场景?一个打磨的场景。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看着自己的计划,看着自己的浪漫幻想变成现实。幸福场景就是打磨春天,一步一步将春天的蓝图和愿景变成现实,这个我和你将璞玉诗打磨,让词语发光流淌的过程,就是与太阳一起见证的幸福场景。
有人说春天你打不打磨一样来,一样发光,一样出彩。诚然,这种说法没有错。做为有思想的人,把自己的设想、幻想亦或理想排算出来,辅之以自己双手劳动,一步步将排算变成现实,这个经过打磨的过程之后的春天,比起那些动植物被动等待的自然过程之后的春天,才更具人文化,更有幸福感。
那么,还等待什么呢?已经积蓄一个冬季的热情应该喷薄而出,已经还愿的纯真应该更加纯洁,已经期待的你应该更加美丽……伸出你的手,握住我的手,十指相扣,心灵相通,相互给力,共同打磨。让我们祈祷,让我们祝福,让我们感应,让我们酝酿,让我们耕耘,让我们遥望……美丽的春天闪烁在高丘之上!

18一根稻草  诵/怡雨晴

  很轻,拿在手上
    嗅到夏天的气息
    曾经青涩还在
    我听见稻穗的呼吸

    把她编进草席
    储存梦呓
    田园卷起来
    蛙声十里

    像人一样站立
    做泅渡的舟楫
    铺陈一张纸
    可以下载四季

冬天柳丝
说话的云

总是渴望你的长发
在我寒冷的视线里
潇洒

爱人啊
你不施粉黛的心情
把一头青丝
变成乱码
我拿起鼠标不停地刷
也刷新不了你内心的变化

只好等二月春风
为你理发
 楼主| 发表于 2013-12-5 04: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19行走在田园上  诵/云梦
  很小就对陶渊明笔下的南山排生出很多幻想。南山是一座什么样的山?山上有快乐的牛羊?有没有牧童?有没有美丽的姑娘?那座南山在眼前,就是够不着、琢不透。慢慢地,我发现了一些秘密,从陶兄的目光里,我看到了一种朦胧的意境,云里雾里的南山就是诗人的想象,渴望宁静又不甘于宁静的心情。从炊烟缠绕的篱笆,到云蒸霞蔚的顶峰,诗人是在发出一种无奈的呐喊,玲珑剔透、爱恨交织。
    我就生长在南山之下,那里阡陌纵横,稻菽连天。每天看到村庄在太阳下苏醒,我也苏醒,步出院子,当然很理性地伸一个懒腰。走出大门向左转,步行三分钟,便有一个浅浅的河流。这条河流和中国江南的任何一条河流没有什么不同,它源自大湘西的山里,流向澧水,归于洞庭湖,最终汇入东海。这条名叫道水的河流滋润沿头的稻田和牛羊,当然还有和稻田、牛羊有关联的我和我的乡亲们。这时候太阳通常还很红,就象酒后的后生或者迷情的少女,你可以大胆地注视,不必担心刺痛眼睛。回过头来,你再看桥下的河水,一般都清澈透明。有水草会好奇地伸出脑袋,看着四季和守候四季的我和你。如果你俯下身子探出头去看桥身,你会惊讶地发现,这座桥是朴素和古老的。从砂石页岩组成的桥洞里,会有一些迷雾漫卷上来,似正莫奈何地散发一些神秘的想象。越是平常的东西越难想象它的魅力,你绝难以想象这座桥有七百年的历史。你可以足够骄傲地说你脚下的桥和桥上的你,在中国,甚至这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话符合哲学,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当年,丁玲在这座桥上也如此骄傲地说过。
    南山还在前面。在我与山之间,自然是一望无际的田园。田园是河流的儿女,我也是河流的儿女。有时候我很难搞清楚,是我属于田园,还是田园属于我?用不着搞清,田园和我本来是一个整体,田园是我的温暖,我是田园的生动。我每天在这遍田园之上干着割麦插禾的活计,不厌其烦。春播了,燕子来了;夏收了,蝉鸣了;霜起了,辣椒上架了;冬天来了,油菜冬眠了。有时候,即使冬天,我也情愿牵着一头牛,在阡陌纵横的田园上溜达,慢慢地走向永远也走不到的南山,然后慢慢踱回来,数着朝霞或者夕晖中一点又一点的炊烟。那些炊烟当年陶兄也数过,不过,他没有我耐心。我会很固执地一缕缕地细数,不求结果,数过来数过去。然后很温暖地回家。
    习惯这样一种早起晚归的倦怠,习惯一个人面朝一个永远未知的南山思考问题。懒散地思考一些复杂或者简单的问题,没有头绪甚至莫明其妙。当然也有回忆,少年时期钟情过的姑娘,总会在这块绿土地上反复出现,象是蒙太奇,又象是梦境。那种淡淡的愁怨比过丁香结,怅惘若失。那些多情而又美丽的姑娘还好吗?偶尔的时候是否记得乡下的我?思考这些问题总是没由来,其实记起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别忘记那些美丽的青春,美丽的人和事。
    行走在田园上,是行走在生命中,也是行走在想象里。因为田园而美丽,因为行走而充实,这就是人生,也是活着的意义。南山总是在前面,总在一个达不到的驿站。哪一天终老过去,哪一天就达到了南山之上。

20历史的天空  诵/润物
历史的天空象今天一样苍白,滑过我们的头顶,以一种亘古不变的姿态,匀速地远离我们。

    清晨草原上的露珠,黄昏柳梢上的夕晖,还有古道剪剪风,记录了这一切,成为最直接的见证。

    我是我们中的一员,在苍白的天宇下,曾经多次尝试拽着历史的尾巴。尝试着闻香识女,领略文君、貂禅的万千风情;尝试推杯换盏,玩味苏子、放翁的豆蔻词工;尝试着沐雨驾风,品味大漠、边关的不绝烽烟;尝试着披肝沥胆,抒发秦皇、汉武的痴心豪迈……我伸出手,满手的落寞,拖不动历史的蓝屏大幕。

    借助珠穆朗玛的高度,俯瞰历史的天空。朗朗的天宇下正在上演着一部宏伟大剧。那是枪战片,不,那是风月剧。剧中只有两个人,男人和女人上演着对手戏。从彼此渴望的眼神中,可以读懂征服。究竟是男人征服了女人,还是女人臣服男人?是你改变了我,还是我改变了世界?剧情还在延续,正在一点一点朝向永远未知的高潮。

    那清脆的浑响,惊醒了梦中的风铃;那怵目的画面,模糊了视线的风景。我,其实是我们中的一片树叶,即使长成一棵树,也只是历史画面中的一个元素。我积极地生长着,朝着有阳光的方向,渴望长成一片完整的树叶,渴望有一次激动人心的定格。

    露珠醒了,夕晖没了,剪剪风也消失了。没有关系,那是大自然的道具,大幕降下,大幕还得升起,有阳光的地方,就有生长,那是生命的土壤,太阳出来的时候就会复活,继续见证着历史剧情的演绎。

    我们就这样被历史导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然后枯萎、落地,湮没于历史的尘土之中,没有飞蛾赴火的激动,没有流星陨落的光泽。

    天空永远是那么高远,也永远是那么冷漠。他盯着我们看,看着我们,一寸一寸地把今天变成昨天;看着我们,一寸一寸地消失在其巨大的空洞之中……

发表于 2014-1-12 02: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作者佳作,问好作者,春安
发表于 2015-5-19 00: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10-21 09:17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