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02|回复: 2

[【美文之声】] 【阳光电台-美文之声】⑩《九寨之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1 18: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赏阳光美文 品文学经典  读人间词话 播华夏之声


赏美文意蕴 品音韵流香  诵经典文学 听美文之声







阳光电台  作家专题  美文之声
  第10期 《九寨之梦》
策划主播:云梦   嘉宾:堆雪






       阳光电台-FM阳光.COM,这里是阳光电台《美文之声》听众朋友你们好,我是云梦,非常高兴又在这里和您见面了。今天的美文之声 我将介绍给大家的是著名的军旅诗人堆雪的一篇散文《九寨之梦》。       我的黑发白发三千丈的黄河     我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黄河
       我的铁马冰河入梦来的黄河     我的轻舟以过万重山的黄河。。。
       我想很多人跟我一样 是先了解了这首大气磅礴的诗作《黄河》之后才认识了它的作者堆雪的。不过啊 也许 您只知道 他是一位才情横溢的诗人, 而并不知道他有着 少校军衔的身份吧!是的,他出生在大西北,成长在部队军营,所以他的诗是以 阳刚、壮阔为主要特征的。但我觉得一个人无论多么豪放、强大,他的内心深处 都会有一些柔软 有一些孤独的,于是在本期节目的策划过程中,我阅读了堆雪的许多作品,试图从那“来自大漠,来自戈壁 、来自大西北的咆哮的飞砂走石”以及“来自刀光剑影,来自血雨腥风、来自悲壮雄浑的抗争里 ” 寻找那 “ 一片爱的丝巾,一缕,因为追逐而飘落的发丝。一撮悄逝于芦苇腋下的小风。一朵,因为幸福的倚重而掉进水底的白云。当然,我最好也能找到一段,绕过你脖颈与发髻的流水与歌声。”
         于是,我看见了《大雪,趁一场美梦而来》,《 回眸时你能不能忍住热泪盈眶》,我还看见了那 垂青于碧蓝的海子里的、悠远旷世的《九寨之梦》
        好的 朋友们,云梦今天推荐给大家的就是堆雪的 这篇散文诗《九寨之梦》,堆雪在这里为我们描画了九个梦幻般美妙的自然景观,但由于节目时间限制 ,我只能带着大家欣赏 3处 最美的景致了。现在就让我们跟随作者的文字、去感受这位  以豪迈著称的军旅诗人 那柔情 与唯美的思绪吧。。。

九寨之梦(九章)
□文:堆 雪 □声:云梦


1【九寨沟:倒映之梦】

   你是我揣在怀里的,一块心病。

   是我因世俗的反照,而愈发清晰的,一个美梦。

   九座村寨,九道峻岭,九条大水,九段歌声。

   九座村寨 用来 刀耕火种,繁衍生息。九道峻岭用来支撑伟岸高大的内心和天空。九条大水用来梳妆打扮,珍存尘念和善心。九段歌声用来谱写、唤醒、跋涉、穿越,并且找寻。

   沿梦的碧流上溯,我经历了风骤雨疏的荷叶藏寨,捡起只有真情才能泛舟而行的清流玉带,在群海湍急的飞瀑下濯洗天庭与脚踝,在财富幻灭的珍珠滩翻晒唾手可得的宝贝。在长海,我又以一棵树的名义,守望自己潋滟而来、又荡漾而去的前世和来生……

   在九寨,看云行水面,天落谷底。望鱼游半壁,鸟翔镜里。岩崖着暮色,烟波起墨影。山绕天籁行,万物与倒影互望。画随心镜移,灵魂与自然对答。

   九寨沟,是九座喑哑的村寨,还是九座壮丽的天宫?是一个梦的源头,还是另一个梦的出口?

   在九寨的山峦与水声间行走,总能触摸到它起伏的呼吸与沉吟,跌宕的脉搏和心声。

   晨曦昏暝,总是不忍舍去,那春夏秋冬的怀里所收藏的,细小细小的风,和大朵大朵的云。不忍舍去,那一串串用婆娑风雨和叮当眼泪串起的笑声。

   不忍打碎,那始终垂青于碧蓝的海子里,长天和大地,悠远旷世的梦。

2【荷叶寨:莲花之清】

   荷叶之上,荷叶之下。荷叶之里,荷叶之外。

   沿着一条青色的经脉,谁心如处子地,深入一片荷叶托举的山寨。

   是在碧波潋滟的水上吗,还是在睡意沉沉的泥土里?

   人的一生,像不像一朵怒放的清莲,在碧波绿叶的衬托下,把毕生精力,挣扎着伸进深深淤泥。而它出世离空的微笑,却绽放于浩淼烟波和攘攘尘埃之上、明丽天光与淡泊清风之间。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早已把洁净的善念与瑰丽的梦想,雕刻在他们的屋檐下、心壁上。他们用晶莹的汗珠和七彩的颜料,把朵朵莲花的寄寓,描绘在亭亭玉立的心空。

   黑的石基,红的墙壁,灰的屋顶。那些描摹在屋檐、厅堂和家具上的宝伞、法轮、双鱼、吉祥花,都是朵朵莲花曼妙的化身。它们在风中怒放,在雨中濯洗,在尘世的侵染与纷扰中,凝聚着更加耀眼的瑞色和爱意。

   在荷叶寨,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纯粹与美丽,无可辩白的祥和与安稳。风雨之下、喧嚣之上,一朵莲花,生长着我们不蔓不枝的信仰。

   此刻,我多想就着一片荷叶,静静睡去。然后在经幡轻拂的露晨,慢慢醒来。

   我愿以一朵睡莲的姿势,蓄养风霜、凝炼心血,向世间托举一颗真心,推陈出新的美。

3【芦苇海:苍茫之爱】

   顺着秋的方向,我在苍茫的芦苇里找你。

   我试图找到一片爱的丝巾,一缕,因为追逐而飘落的发丝。

   我还想找到,一撮悄逝于芦苇腋下的小风。一朵,因为幸福的倚重而掉进水底的白云。当然,我最好也能找到一段,绕过你脖颈与发髻的流水与歌声。

   那声音,像一只只衔着灵芝的水鸟,低低地,在苍茫的芦苇间穿行。时尔在玉带河面掠起点点彩珠,时尔箭镞般闪进密不透风的花丛。它们欢悦的嬉戏和穿越,使这片金色的芦海,到处留下了幸福的秘密。

   站在茫茫的芦苇海,顺着秋末喑哑的风。我想到了我,那段因季风而跌宕起伏的爱情。那些随芦花迎风飘荡的爱意,那些沿芦笛弥漫流淌的恋曲,那些顺着婷婷芦杆慢慢倾斜、缓缓躺下的记忆。那些,因为要躲避世俗的嘲弄而不断奔走的梦。

   茫茫芦苇海,于我于你,或可抵足耳语,或可牵手隐遁。

   在漫长而饱经沧桑的爱情面前,我们需要这样一片洋溢着暖意的芦苇海,需要一条藏族少女沃若色嫫宝石蓝色泽的裙带。需要一线,印着暗色生死底纹的清澈之水。

   它在夹岸芦花的掩映下,只许那叶爱情的扁舟,顺流而下,一日千里……

4【树正群海:镶嵌之静】

   美,就那么宁静、平和。

   只有十九块宝石镶嵌的加厚玻璃。

   只有十九块,叫做“海子”的宝石蓝碧玉。

   只有,十九块梯田状的,宝石蓝钻戒。

   天空,沿着十九个阶梯,拾级而上。它的高深与精湛,全在里面了。

   云朵,沿着十九个阶梯,拾级而下。它的柔白与细软,全在里面了。

   山峦,静得离奇,都懒得动弹了,只是被动地更换着季节的时装。但被日月这两面反光板一照,它们的斑斓和瑰丽也全在里面了。

   鱼儿,更不用说了。它们在色泽浓稠的宝石蓝里游弋,在这块碧玉里游腻了,就随着滑滑的水波,翻进另一块去。

   十九块宝石蓝的碧玉,十九块汪着水的梯田,也像十九块湮着深绿墨汁的洮砚。山水画卷潋滟其中,只等谙熟中国水墨技法的人来,在他们的眼前,临摹这难言的美。

   水,肆意流淌。平缓处时,显得随意、率性。而在树与草的缝隙,却像一条条死里逃生的鱼儿,急切地摆动尾巴,向下窜去。在彩树与绿草短暂的挽留之后,它们倏尔游进那个梦想之地——十九块声色不动的海子,十九块不动声色的碧玉。

   在树正群海,我多想化作一滴洁净之水,或者一尾穿山越峡的精灵。我随那清流顺势而下,翻过一道道矮矮的堤坝,最终抵达,那十九块温润如玉的晶莹。

   我不怕,被活生生镶嵌其中,也不怕在岁月的注视下,被渐渐凝固。

5【树正寨:人神之居】

   我喜欢那,秋风遍染的层林。

   我喜欢那,夜夜枕着清流和眼泪的颤音。

   我喜欢我的生活里,始终悬着,那些来自天上的瀑布和念珠。

   我喜欢,那么多流动着的、质地温婉的软玉,拐过我彩色的楼脚,和花丛。

   我喜欢,我所拥抱的生活,就在我滚烫的怀里。我喜欢,我所向往的风景,就在我带血的眼中。

   这一生,不用去奔波劳顿。我只想和你一起,看护好这片色彩绚丽的果园,和树丛。

粮食和牲口,都在一楼。我喜欢我们的粮仓,是堆满星光的金黄和铁青。秋天后,它们饱满慵懒,睡意正浓。我喜欢,我所圈养的牲畜,半夜里站起身,抖一抖粘在身上的草屑,打着悠远的响鼻。

   神灵和我都住二楼,我们相濡以沫。我的心,就是用来侍奉他的。我在他无言的浅笑中接受恩泽。或耕或息,或歌或行,都是神的引领。在真善美的面前,这里没有尊卑,也不分仇人与兄弟。

   三楼,是用来眺望远方的。我喜欢在孤独的时候,顺着经幡招展的方向,眺望漫山遍野的彩林和飞瀑。顺便望一望,那些驮着日月和神仙的云朵,是否也倒映在门前的水底。

   走过那座木质的栈桥,能够看到来自九天的激流和玉瀑。我喜欢,你们也去那桥头,用手摸一摸,那萦绕着歌声和苦难的经筒,顺便把心上的寄语,留在那双碧蓝的眼里,和彩色的树群。

6【犀牛海:反观之心】

   我不认识你,但我喜欢那漫山遍野的秋色。

   我不认识你,但我喜欢那印满秋色的空阔。

   我不认识你,但我喜欢那被流水篡改的天空,和云朵。

   是的,我不认识你。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叫做“犀牛海”。我不大喜欢这个,鲁莽得有点神出鬼没的名字。但我依旧喜欢你,那揽在怀里的一汪清澈。

   说你是一面镜子吧,显然过于直白。说你是一张彩色的底片吧,又觉得有点繁琐。

   我说你什么好呢,犀牛海。要不,你自己说说?!

   在这里,我看到了天空的硬盘,白云的拓片。看到了倒长的树木,对剪的山峦。

   看到一张梦幻的画纸上,时间与空间的两端。看到一面透亮的铜镜里,一群人与他们的反面。

   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梦想的终点,也看到了这个梦想的拓展。看到了一颗心在世俗中的无言,也看到了那颗心对现实的呼喊。

   犀牛海,你是一块魔镜,还是一汪深潭?你是我郁郁寡欢的心病吗,还是我无所不有的快感!

   一个完全可以倒过来看,甚至可以倒过来活的世界,让我们把尘埃里那些人影幢幢的现实,看成了幻影。

7【诺日朗瀑布:惊人之举】

   人的一生中,必有落魄惊魂的一幕。

   就像这,目瞪口呆中的诺日朗瀑布!

   那些水,首先在树丛里舒缓地穿梭、流淌着。然后,在大大小小的海子里充盈着,沉眠着,静养着。在树丛色彩斑斓的环抱中,它们幸福得悄无声息,仿佛一个拥有沉静之美的男人,默默积蓄着爆发前的能量。

   那些形状各异的海子,在此刻,也心照不宣地配合着流水的角色,一声不响地映照亦真亦幻的湖光山色。它们安静地,仿佛谁都不晓得,下游即将呈现的,那惊世骇俗的一幕。

   这,就是诺日朗瀑布。这个拥有“男神”美名、英俊硬朗的瀑布,在群山与峡谷的静候与观望中,在树木与灌丛的掩映与衬托中,在日月晨昏光影交错的照耀与透视中,在海拔与海拔之间伟岸高大的起伏与落差中,从美丽的群海穿过,自瀑顶树丛间突然越堤而下,似卸妆的天女素手织锦,如午夜的银河流光乍飞。千尺银线飞挂绝壁,万道激流扑击岩崖。水花朵朵,如锦上添花、灵珠惊落。

   那些跋涉的苦涩,那些沉淀的寂寞,那些等待的漫长,那些守望的孤绝,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解疑释怀。那层层压抑和重重缄默,都统统化作飞身一跃、临空一展的喜悦。

   是的,谁说我们的人生,不曾像诺日朗瀑布这般精湛过?

8【镜海:洞察之惑】

   是照你的镜子像一面海,还是映你的海子像一面镜?

   你美丽的景致,能够倒映在一面海子里。我繁复的一生,能不能刻录到一面镜子里?

   天光,云影,飞鸟,树丛。还有用浅墨勾勒过的山峦,时断时续的道路,舍身取义的栈桥,等等。镜海把所能看到的,统统纳进它巨大的水银器皿里。

   那会儿,天空溶化成钴蓝色玻璃溶液,云朵变作一团团化不开的胭脂。飞鸟,开始在浪底展翅滑翔。鱼儿,则在蓝天白云间游弋、穿梭。彩色的树,开始顺着山势倒着生长,它们的根须,仿佛扎进云层。峰峦叠嶂,像是藏族姑娘沃若色嫫的嫁妆,在水底,一层层款款叠放。

   说吧。你的这一生,还需要什么?

   这,或浓或淡的风景;那,或重或轻的心情?

   这是一个人短暂一生的全程,还是一群人漫长一生的一瞬?

   在镜海,我看到了一双满含风景的眼睛。这眼睛,看透了我,洞察世俗的那颗心。

9【珍珠滩:幻灭之恋】

   我从未见过,那么多珍珠。

   我从未感受过,如此奢华的,珠光宝气。

   一段韵脚缓慢的浅滩之上,那些饱满圆润的水的幻觉,像炸开了锅的金银,迸溅着、跳跃着、幻灭着,浩浩荡荡涌向低处。

   面对贫富分化的理想与现实,我承认,我是一个内心寒酸的诗人。我从未如此,近距离观赏和贪恋过那么多珍珠——它们,够我拿去,偿还今生欠下的所有债务。

   我知道,一颗珍珠,能够种下几棵一人高的彩树,能够长出几块巴掌大的绿荫。一颗珍珠,能够养活几颗沉甸甸的青稞和麦粒,能够照亮几扇灯火阑珊的窗户。一颗珍珠,能够换来几片黄金灿灿的蜂飞蝶舞,能够抵得上多少大把大把的泪水和汗珠。

   还没有到拿它打造高傲、领养风情的时候。还没有到拿它镶嵌尊贵、接纳虚荣的时候。

   一串珍珠,最好先拿去偿还我们,今生欠下的债务。

   还给长空的雨后照亮过你的彩虹,还给遥远的地平磨砺过你的风雨。还给等待过你而最终变成石头的情人,还给哺育过你却形容日渐枯瘦的父母。

   一颗珍珠,让我知道了:人的一生,应该对谁微笑,给谁鞠躬,与谁牵手,为谁守信。什么时候弯下腰身,什么时候挺直脊背。

   一颗珍珠,让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含着泪付出,什么时候流着汗忏悔!

   扑朔迷离的现实里,面对那么多珍珠,我的眼泪从未如此,珍珠般饱满过。

   一滩泪质的珍珠,唤醒了我,重新爱你的感觉……


来自群组: 阳光文学创作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中文文明ID

x
发表于 2014-6-21 18:5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零乱纷纷的思绪,被你梳理成文章,装点成锦绣
发表于 2015-10-27 02: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没有人记得您的衣裳有多俏,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23 15:54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