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268|回复: 2

[【阳光对话】] 【阳光电台-阳光对话】(49) 向叶平专辑《精神的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5 23: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起品味文字的馨香   一起聆听声音的感动   

     

阳光电台   阳光对话   作家专题

向叶平专辑《精神的世界》
  策划:文青      主播:云梦  
  嘉宾:一品红  触摸  柏拉图


       走进阳光,走进文学,走进心灵;每天早晨,我们都迎接第一缕阳光,阳光每天都是新的!
       阳光电台-FM阳光.COM,欢迎你来到阳光文学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YGWENXUE.COM; 一起品味文字的馨香 ,一起聆听声音的感动!这里是阳光电台《阳光对话》作家专题!            

       欢迎聆听 阳光电台,我是主播云梦 ,本期《阳光对话》推荐给大家的是阳光女作家向叶平,每个人都有一个空间,萨特说,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我想存在的先决条件应当是空间,后现代著名思想家列斐伏尔说,“哪里有空间,哪里就有存在。”那是自己的空间,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本期专辑是向叶平散文专辑《精神的世界》.

       向叶平,毕业于湖南湘潭大学,池州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讲《当代文学》课程,安徽省作协会员,出版过自己的散文选。

        阳光电台-FM阳光.COM,我是主播云梦 ,本期是向叶平的散文专辑《精神的世界》,打开向叶平的散文集,我看到了她作为一个写作者是怎样寻找自己的空间的。 “豪华的彩灯,竹制的小屋,一幅雪意盈盈无限深远的画……和很多女人一样,我喜欢花。无需太多的理由,只要见到,平静的心情就会无端雀跃起来。”首先聆听一品红朗诵的《那些花儿》,感受她女子爱花儿的情愫!

        和很多女人一样,我喜欢花。无需太多的理由,只要见到,平静的心情就会无端雀跃起来。
        小时候看到的花,一般都能结果实。桃花谢了就会长出毛茸茸的青桃,梨花谢时也是梨子生成之时。至于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谢了后,也会结出许多细长的日后可以榨出黄澄澄的菜籽油的果实来。还有李、枣、桔、杏之类,最后都会呈现出一树树丰盛的果实。那时,我之喜欢这些花,不过是喜欢它们的果实罢了。
       越过这些结果之花,十多岁时,我第一次知道并拥有了不结果的花——当然它们也会结果,只是我们不吃而已。上了高中的姐姐带回两种花苗。一是月季花,一是蝴蝶花。月季扦植在晒谷坪边,蝴蝶花的块根则种在桃树下的水沟旁,它需要很多水分。看着,盼着,它们渐渐长大并相继开放。月季小而红,如路边的蔷薇,也像后来我见到的玫瑰,只是更小些。它一年四季都开花,既便寒冬,也会在风中摇曳出一点暖红。蝴蝶花一年只开一次,红黄相间的花瓣恰如蝴蝶的翅,脆薄而艳丽,长长的花蕊就像蝴蝶的触角,我们叫它蝴蝶花,至于它的学名,我至今不知道。
       爱花的姐姐又带回几株菊苗,青嫩青嫩的,沿着家门前的晒谷坪边缘种了一长排。它们努力地生长着。到了秋天,开出黄与白两种颜色的菊花。花朵太多太重超出了花干的支撑能力,像瀑布一样垂挂下去,最长的触到了下面的菜地里。我家成了个地道的花园,这在乡下是不多见的。很多人来观看,品说。我们为此开心莫名。花期快结束时,白菊花的颜色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变成淡紫和浅红。外公来了,摘了一筐,说回去晒了泡茶。我很惊讶,我不知道原来大部分花都是可以作茶叶的。
后来,我离开了家乡,也告别了那些结果的与不结果的花。此后,我看到的都是些不结果的花。比如玫瑰。一度,我最钟爱玫瑰花。很多女生收到了男生的玫瑰,我也想拥有。一年,在我的生日晚会上,一位男生送了我一枝黄玫瑰。他是个浪漫的人,生日晚会就是他筹办的,在一家歌厅进行。当我站在歌厅中央唱歌时,他跑上来,献给我一枝黄玫瑰。用“献”这个动词,是因为他的左腿跪了下去。同学们哄笑着说,为什么不送红玫瑰。是的,他不送红玫瑰就不应该跪下去,既然跪了为什么只送黄          玫瑰?这个问题苦恼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另一个男生给我送来了真正的红玫瑰。
那是一大篮子插得很漂亮的红玫瑰。红玫瑰象征爱情,他送给了我,并请我看露天电影。学校里有室内电影院,也有露天的。在当年的我们眼里,昂贵奢侈的室内电影往往与世俗相等,而朴素的露天电影院则有着田园般的纯净与美好。他不仅送了我红玫瑰,而且请我看了露天电影。他成了我的恋人。几年后,又成了我的夫君。玫瑰花虽不结果,但它催生了一段爱情。这也是一种果实,一种比桃或梨可以留香更久的果实。
        现在,我常爱买的花是红色康乃馨和白色百合花。红色康乃馨温暖健康,白色的百合纯洁美满。它们在高大的花瓶里开放着,颜色慢慢黯淡,最终无声地凋谢。这个过程里,花的生命日益枯萎,而我的生命则有了更多的快乐与幸福。
       我喜欢花,也愿意有花常相随。




        向叶平。一个写作者,应当区别与常人的空间,这个世界应当能满足自己的精神迁移和对现实的生活突围,以特定的结构和全部的快乐或忧伤,嵌入到人类社会的结构中。但写作更离不开生活,如她的作品《窗前的水杉》“我在窗里,她在窗外。她们在窗外巧巧地笑着,绿绿的衣衫轻盈地飞扬。她们是那样俊美,伟岸的身躯远远地超出城市冷漠的钢筋水泥。那一刻我相信了缘分。”那是她的爱情世界!  朗诵:触摸

       窗前有一群树,叫水杉。
       第一次认识这种树是上大学时。那时,一位林业专业的同学从另一个城市来看我。在校园漫步时,他指着一排脆绿的树说,这是水杉,也叫羽松。为什么要叫羽松呢?他解释说,因为秋天时,她的落叶就像鸟儿的羽毛一样轻盈美丽。那该有多好!我想像秋天到来时,她如羽毛般的叶片在秋天高远澄澈深湖般的天幕里翩跹而下的样子。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这叫水杉的树。但没等到秋天我就离开了母校。我毕业了,来不及和她们道一声“沙扬娜拉”。
       七月,当我穿过众多南方的小街来到池州时,我惊呆了,我完全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群我期待已久的树在等待着我。打开那扇我将栖息的房门,迎面一扇窗子将一团浓郁的绿色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我疑心那是一幅画,但我知道不是——那是水杉,她们就站在我的窗前。我在窗里,她在窗外。她们在窗外巧巧地笑着,绿绿的衣衫轻盈地飞扬。她们是那样俊美,伟岸的身躯远远地超出城市冷漠的钢筋水泥。那一刻我相信了缘分。我初来此地,而她早已先我而来。也许她在这里已生长多年,也许在我还没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站在这里了。而今天我们终于这样近地相遇了。
        水杉直而高。她的挺拔总让我有一种飞入云天的向往。当我躺在地板上顺着它的树干往上看时,仿佛有一架云梯从天而降,而我只需一抬足便可踏入一个无限神奇的地方。
        水杉的叶极绿极浓,如少女舞蹈时飞旋的裙裾。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叶,简直让阳光都无法穿透啊。这叶里该积蓄着多少水呢?她要那么多水有什么用呢?直到酷热的夏天来临。我走出屋外,来到她身边,一股浸人心脾的凉爽扑面而来。我才明白这凉来自那多水的叶。我坐下来,一阵阵风经过我的身体又向另一群人走去。夏天的风经她的过滤变得温柔极了。周身凉爽的人走了,一些浑身生火的人又来了。而水杉静静地站在那里,听着我轻快的琴音。漫长的苦夏因为水杉的存在变得分外柔情起来。
        水杉是健壮的,这使她有了与自然相抗衡的力量。狂风来的时候,我站在窗口,这是温暖而安全的地方。窗外,水杉坚毅地挺立着。风狠狠地卷着树叶,她们像巨浪一样摇撼着;雨紧跟着也来了,密密的雨点打击着树的每一寸肌肤;闪电如蛇一样穿透了她的身体。我以为树会哭,我以为我马上就会听到水杉断裂的“咔嚓”声。可她不,她站在那里,完全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狂风暴雨终于过去了,而树显露出更为秀朗的容颜。
        最美的故事总发生在秋天。天凉如水,风淡如菊。早上起来,打开窗子,忽然发现水杉在一夜之间换了新装。几个月来她尽力吸吮的水份连同绿色一起飞入了太空。她成了一个棕色美人。她站在秋的天幕下,是那样的明媚。她的手指远远地直达蓝天。蓝天外的蓝天里,有她永恒的呼唤么?我坐在树下,等待树叶像羽一样轻盈而来。金黄色的阳光将水杉涂抹得通体灿烂,犹如佛证道之时。这是一幅代表着秋之极至的图画。我静坐着,心急急地跳动,浸润着浅浅的感动。也许,我即将目睹的是她一生中最凄美的时刻。
        黄昏连着一片无垠的秋色长天来到水杉之巅,秋风从长江上空飞奔而来。那一刻,一片小而玲珑的叶子悄然降落于我的掌心——一切就这样开始了么——然后是两片,三片,四片,就像鸟儿的羽毛一样悄无声息。地面很快就织成了一张棕色的地毯。水杉如羽之叶很快就将整个天空整个我的心野占据了。我不复存在,大地也消失了。只有羽叶,唯有羽叶。
       羽叶于数天后便飘落殆尽。仿佛是一瞬间她就失去了满身的绿色与轻风,就像是一个梦。仿佛她的生长她的累累绿叶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冬天不是就要来临了么?可她反而脱去了厚厚的衣衫。她站在风中,站成一树的挺拔与骄傲。我听到她在傲傲地说:她的生命就只为一次短暂的舞蹈。一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就像一个人,正是二十或三十的风华人生,忽然就走了,在爱她的人那脆弱的心里永远地插上一刀;也如同一首歌,在琵琶古筝长笛齐齐奏响的当儿却戛然而止了,剩下那听歌之人独自在无尽的虚空里黯然神伤……

       向叶平,一个精神世界的写作者,在她的笔下已具备了哲学的意义。她思考女性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得出“女性就这样开始了对自己身体的拥有与控制。在中国,是这些作家的出现开始了女性对自己包括灵与肉的双重拥有:陈染、林白、海男、王安忆、徐坤,她们用自己的身体创造出新的写作方式,叙事语言。”下面就请聆听她用叙事语言写作的感恩情结的作品《与母亲共度美好时光》朗诵:柏拉图

        已然过去的二十多年,与母亲共处的时光屈指可数。小学时代我每天回家,因为我期待母亲为我做的每一顿可口的佳肴;初中时每周一次,到了高中成了每月一次,等到上了大学,我常在一个学期结束时才回家——这已经很少了,但谁会想到,等到开始工作,却成了每年回家一次了呢?将来有了自己的家,情况会是怎样,实在又很难把握。拿来笔与纸想算个清爽,却发现这根本没有办法。这么多年以来,我到底与母亲有过多少共有的时光呢?这是一笔糊涂帐,永远无法算清的帐。我知道当我不在家时,母亲会天天想着我,那么,我岂不是天天都与她在一起吗?而当我在学校时,我为眼前的那一切幻境迷惑着,所以母亲几乎一刻也不曾在我心里停留过,这样的貌合神离,如此算来,我离开母亲已整整二十年了。
       在外工作的孤独苦闷与穷愁潦倒,多年来建造的理想世界渐渐在世俗的足下变成了楼兰新娘的眼泪,这些和那些,终于使我想起了母亲。我是那么急切地想回到儿时的记忆中去,急切地想回到母亲身边,奢望那过去了的天然与纯真。
是母女之间的灵犀吧。四月的一天,电话那头,母亲忽然说她要来看我。
        母亲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第二天,从未出过远门的她就出发了。父亲要送她,她不要,因为这会花很多无缘无故的钱;我说我接她,她也不要,因为这会让我劳累。长期生活在农村已经五十岁的她记着我说的路线就上了火车。经武汉,再坐上她从没见过的现代大巴,经历了一天一夜的劳顿,越过一千多公里终于来到了我身边。相见的那一刻,我们什么都没说,但我知道自己的心终于找到了可以稍作停息的地方。
        四月的江南,雨一天接一天地下,小小的房间里霉像白霜一样铺天盖地,过道里潮湿黑暗,但母亲很快就适应了。下雨时,我们呆在家里,她每天都会为我做出各式各样的家乡菜。然后她就讲我小时候的林林总总——唯有这一次,我听到了关于我的童年最真切的记忆。母亲说当年她给我断奶时我才一岁,而家中也没有其它东西可吃,我全身浮肿,差点就被老阎王捉了去;1977年家乡下了一场大冰雹,所有庄稼绝收,家乡人都去行乞,她背着我也去了。虽然我还只能呀呀作声,但求生的本能使我也会伸出小手向别人乞讨。那么,我也曾作过乞丐?就像街头那位天天年年跪姿不变的褴褛老者?原来每个人都是有作乞丐的可能的,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轻视他们呢?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天里,我将“人生而平等”一词从书间拉向了生活,为此,我感激母亲。
       待到天晴,她带着我去教学楼后的小山坡采野菜。暮春的野菜依然嫩嫩的,像不谙世事的少女固执地年轻着。我宁静地感受着久违了的阳光,白蝶以及轻风。黄昏,我和母亲在散发着清香的樟树下跳绳,她一下,我一下,她的身子好像永不知倦似的——这景色让我感动——落日溶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当年李清照不就曾因此景而感慨万分么?
       随后的日子里,我带着母亲逛街、游园、爬山。她再也不用像从前那样因我睡懒觉而责怪我,因为我每天都早早地起来准备早餐;她也不用为了一点点出游的路费而犹豫不绝,因为她的女儿自己可以挣钱了。二十年前她破除重重阻力将我送进学校时,何曾想到会有今天?
      一个多月的时光如飞而逝。母亲来的时候,路边的石榴新叶初长成,但现在,石榴花已灿然在枝。当母亲坐上大巴,向我挥舞着她瘦削的双手绝尘而去时,我哭了,那时,一个声音在我心里不住地激荡:
       女性长存之德,引领我们飞升。
       回想这些日子,是母亲用她的坚持与乐观带我回到了田野,回到了自然,回到了人最本真的状态;是她令我的心再次安宁,是她为我在充斥着虚伪的世界里筑起了一道抵挡太平洋的堤坝。

        听众朋友们,本期专辑我们介绍了向叶平的三篇散文,因为栏目时间的限制,我们将在以后节目中陆续播出介绍,也希望喜欢向叶平的文字的听友们注意关注我们的阳光女作家向叶平!也欢迎大家参与到阳光电台,推荐好作品发至阳光文学网,感谢大家的聆听,敬请关注阳光电台阳光对话,我是主播云梦,下期节目再会!



01.《那些花儿》朗诵:一品红
02.《窗前的水杉》朗诵:触摸
03.《与母亲共度美好时光》朗诵:柏拉图

来自群组: 阳光文学创作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中文文明ID

x
发表于 2014-8-16 00: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有爱的细语,这里有情的轻诉,经典原创,特来支持!
发表于 2015-10-5 21:2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你更多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20 11:52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