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78|回复: 2

[【推荐】] 《红蝗》的语言风格(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0 11: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志晓 于 2015-1-10 11:19 编辑

      “疯了!
  我迷瞪着双眼问?九老妈。
  都疯了!九老妈恶狠狠地说——哪里是“说”基本上那个是诅咒——疯了!你九姥爷疯了!这群当兵的疯了!
  我呢?我讨好地看着九老妈凶神恶煞般的面孔。问:我没疯吧?
  九老妈的斗鸡眼碰撞了一下又急速分开,一种疯疯癫癫的神情罩着她的脸我只能看到隐显在疯癫中九老妈的凸出的,鲜红的牙床和九老妈冰冷的眼睛。我……
  我突然闻到了一股热哄哄的腐草气息——像牛羊回嚼时从百叶胃里泛上来的气味,随即,一句毫不留情的话像嵌着铁箍的打狗棍一样抡到我的头上:
  你疯得更厉害!
  好一个千刀万剐的九老妈!
  你竟敢说我疯啦?
  我真的疯啦?
  冷静,冷静,冷静,请冷静一点!让我好好研究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说我疯了,她,论辈分是我的九老妈,不论辈份她是一个该死不死浪费草料的老太婆,她竟然说我疯了!
  我是谁?
  我是莫言吗?
  我假如是莫言,那么,我疯了,莫言也就疯了,对不对?
    我假如不是莫言,那么,我疯了,莫言就没疯。——莫言也许疯了,但与我没关。我疯不疯与他没关,他疯没疯与我没关,对不对?因为我不是他,他也不是我。
  如果我就是莫言,那么——对,已经说过了。
      疯了,也就是神经错乱,疯了或是神经错乱的明显标志就是胡言乱语,逻辑混乱,哭笑无常,对不对?就是失去记忆或部分失去记忆,平凡的肉体能发挥出超出凡人的运动能力,像我们比较最老的喜欢在树上打秋千,吃野果的祖先一样,疯了或是神经错乱是一桩有得有失的事情,失去的是部分思维运动的能力,得到的是肉体的运动能力。
发表于 2015-1-10 11: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茫然四顾的迷眼,被你的哲思,会聚成晶亮的目光
发表于 2016-2-15 01: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牵起您的手,牵起我的手,让我们在这里把酒当歌、展颜欢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19 13:39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