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857|回复: 3

[【小说】] 玫瑰枯了——又红了(7、8、9)作者:湾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1 14: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倚竹听风 于 2015-6-11 15:03 编辑

                                                                                         七
      冬天怎么还有出现晚霞的时候呢?只是比夏天的晚霞短暂而清淡罢了。什么原因呢?是因为阳光没有夏天那么强烈,还是因为天冷而浓烈不起来呢?
      噢,或许是因为晚霞底下笼罩着的那位美女过于超标而使得晚霞自身有些逊色了吧?
      她,一头黑的发亮的短发,身着墨绿色夹克服,脚穿棕色鹿皮靴,双手插入上衣兜内,全身挺拔,向四周散发着压抑不住的青春美,站在汽车站北门东侧,径直地向东——火车站方向观望……
      等啊等,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反正是晚霞退了,天色暗了。但她仍不灰心,在执着地等着,等着……
      昏暗中,东边走来一位留着分头的青年男子,身着深蓝学生服,左胸上方佩带一枚周边煞白中间殷红的校徽,走起路来呼呼生风——啊,这就是虽然十年不见但已见过多张照片的贤儒吧?头型、身材与步态都太像了!就是他,就是他——走近了:方脸,大眼,高鼻梁,“啊,贤儒!”她心里没想喊,不知咋的,嘴里却突然喊了出来;心里更没想动,双手却倏然扑了上去……
       贤儒的心跳得快要炸锅了!他虽然通过照片与本人对照已经猜透扑上来的少女是蓁蓁,但真人毕竟十年未见,又是当着众人之面,怎好意思与她相拥?
       蓁蓁已经扑到贤儒身上,但见贤儒好像没动,便又用双手猛推贤儒——就在蓁蓁眼看既要离开之际,贤儒急速上前,把含苞待放的蓁蓁猛烈地、死死地抱在怀中!
      一对恋人拥抱着,欢喜着,悲痛着……过去多长时间了?两人谁也不知道——那个年代,又在室外,除了他们这种情况,别人是不敢拥抱的。
      长时间的拥抱之后,他们畅谈着进入售票厅排队买票。
      因两人拥抱时间过长,所以只能排在队伍后面。但对他们而言,也无所谓。两人排着,挨着,说着,说着;挨着,排着,向前蹭着……到了买票时,蓁蓁把贤儒推开,自己向前走去。贤儒蹿上去说道:“我这里有你的拾元钱啊——我买吧!”蓁蓁用胳膊肘把贤儒向外一捣,说:“我已经开了半年的工资了,虽然不多,但比起你那十元钱来,我就算是财主了!”贤儒一笑说道:“你再财主这钱也是你的呀!”蓁蓁回头朝贤儒一瞪秀眼:“你再说是我的,我就走了啊!”贤儒忙说:“好、好,不再说、不再说,再说是个猪八戒!”说后急忙后撤。蓁蓁乐着给贤儒买了票。
      买票后,两人找了个既能靠近炉子又离别人稍远一点的地方站了下来。贤儒正想问蓁蓁:你吃过晚饭了吗?不料蓁蓁正从衣兜内默默掏出一个纸包,打开一看,是十几块小点心,对贤儒说:“饭馆离这儿较远,你吃点这个行吗?”贤儒一看,笑道:“啊,点心还不行?你的心真细!”说完,拿过一块儿就吃,蓁蓁自己也拿了一块儿,把剩下的全部给了贤儒……
      两人边吃边坐在了墙根底下的檩条上(当时,专区候车室内放着好多供旅客休息的檩条)。吃完之后,蓁蓁去售票口要来一个茶缸(该茶缸别人还要不来呢),到炉顶上的铁壶内倒来一缸水,递给贤儒:“喝点热水,慢慢吃,别噎着。”两人边吃边喝,你一口,我一口,眼睛深情地相互对望……
      已经入夜了,蓁蓁和贤儒还在谈话。他们的话语,没完没了,声音又小,恰似夜间的溪水在潺缓流淌……
      进入深夜,语言停止了,蓁蓁的头部已经压在了贤儒的肩头上。贤儒怕冻着蓁蓁,就把蓁蓁抱起,放在自己双腿上,像抱一位大孩子似的,把蓁蓁搂在怀中……
      贤儒这次与蓁蓁一见面,总看着她的身架似乎有点儿大,但抱在怀中之后,又感觉并不甚大,而是恰到好处。抱着抱着,他突然觉得浑身燥热,一股原始生理欲望蠢蠢欲动起来……他强迫自己冷静,心想:老天爷把这么一枚娇艳的红玫瑰插在我怀中,我竟然在她身上生出非分之想,亵渎我们纯真的感情,我还是她的忠诚郎君、铁杆卫士、堂堂英男吗?丢人,丢人,实在丢人!他抽出右手,照着自己的右脸“啪”地一耳光;又抽出左手,照着自己的左脸打了一巴掌。别人大都睡了;没睡着的,那个时代大晚上的,人们也不管别人怎么着。但蓁蓁却被巴掌震醒了,她抬起头,睁开秀眼问贤儒:“你干么呀,冬天又没有蚊子?”贤儒羞愧地说:“我脸上有个东西扎了一下”。蓁蓁:“我头上没有带刺的东西。”说着,挪开身子,挨贤儒坐下,问道:“咱俩背靠背地坐着睡,行吗?”“什么背靠背,你就睡吧。”贤儒说着,换了换上下腿,又用力把蓁蓁抱在怀里……
      贤儒第一次把蓁蓁抱在怀里,就有一股清纯的香气向他袭来,她以为是蓁蓁擦的香粉或抹了香水,也没考虑过多。第二次再抱,慢慢地又有那种香味儿袭来,他亲情地用鼻子贴着蓁蓁的面颊与颈部闻了闻,觉得这种香味儿并非化学物质所发,而是纯物理物质所生。又仔细嗅了蓁蓁一遍,才弄明白:这种若来自瓜园或果园之香味儿,原来出自于蓁蓁皮肉本身——太美妙了,这种纯香只有嫦娥、仙女们才能自身发出吧;没想到我的蓁蓁也能发出!啊,我的蓁蓁,我的天使哟——贤儒又紧了紧抱着蓁蓁的双臂,欣然进入甜蜜的梦乡……
       东方喷白了。蓁蓁醒来了。贤儒累瘫了。蓁蓁起身,给贤儒揉哇揉,搓呀搓;又给他抻抻拍拍,捶捶打打;最后把他拽起,领着他去排队,等着上车。他们没有想到:去他们老家的班车竟然是一辆南京gas(南京产的一种小货车),路又难走,天又太冷,老弱病残者就得冻死。
      汽车开动时,贤儒没想到,蓁蓁会把她穿的棉夹克脱掉,猛然扔到她的脚下。贤儒迅速拿起,喊了一句:不行!给蓁蓁倏然扔了下去;又用手比划着,让她快去拿,快穿上。蓁蓁拿起后,还要往车上扔,但车已开远,她已无法再往车上扔了。
       车开出好远,都已经拐弯了,蓁蓁还站在高处向贤儒招手;贤儒也在车上站着向蓁蓁招手……两人的手虽然已经冰凉了,但心中的血却是滚烫的……
       至于贤儒寒假后返校,蓁蓁是怎么送他的,那就省略了吧。


                                                                       八

      从春节过后到暑假,蓁蓁与贤儒究竟又通过多少封信,作者就没有必要一一表述了。需要告诉的是:在最后一封信中,蓁蓁已经同意放了暑假去天津,并让贤儒在津开大学等着她。
      放暑假了,蓁蓁真的要来了。贤儒按照蓁蓁的指示:上午九点,在津开教学主楼东北角楼下等着她。
等了半个小时,蓁蓁出现了。远远望去:白里透红的面颊似乎瘦了些,鼻梁则显得更高了;个头好像又拔了点,一走一扭动的小腰看去更细了;上着粉白短袖衬衫,下摆套在紫蓝中短裙内,膝盖下面柔润的小腿在踮踮地奔走着,脚穿白色短袜,下蹬半高跟红凉鞋;双肩背着一只小学生那种小背兜,与孩子们不同的是:小学生背时大都弓着腰,蓁蓁背时却是小腰更凹了……
       大概是早已见到贤儒了吧?不然为什么俏脸上喜波荡漾了呢!
       贤儒大跑着,蓁蓁小跑着,两人无言地抱在一起,但却欲言无语、欲笑无纹、欲哭无泪……
       “  先到我宿舍歇会儿吧?”贤儒拉着蓁蓁的手,抢先说。
       “不,我想到主楼顶上看看!”蓁蓁说的很坚决,拽出自己的手,用秀眼亲了贤儒一瞬,放腿朝主楼正门跑去。
       “从侧门进——大门已锁!”贤儒追着大喊。他对蓁蓁今天的表现和行动,即有所理解,又不太理解。
        “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蹬……”蓁蓁兴奋起来,一层楼又一层楼,不停地向上跑去。
       “慢点,慢点!把小背兜给我!”贤儒不停地大喊着,还真有点儿追不上蓁蓁呢。
        跑到顶楼层,楼梯没有了。要想上楼顶,得蹬笔直的铁梯了。蓁蓁站在楼板上,胸部不停地起伏着,丰满的青春乳房像两只不算大的皮球一凸一凸地向外挺现……贤儒赶紧把蓁蓁的小绿兜抢过来,喘息着说道:“可别再上了,往上蹬直梯就更累了!”
      “不,还上——我羡慕了整整一年了!”蓁蓁喘息着,双手去抓铁梯,又迈开脚步向上蹬去……蹬到楼盖处,用手去托楼顶上的青灰板,却托不动了。
     “快下来——我去托!”贤儒仰着脸,展开双手,做出向上托移形状。
       蓁蓁下来之后,又把自己的小背兜从贤儒手中拽过去;贤儒噌噌噌蹬上直梯,到了顶部,左手抓梯,右手向上猛一用力——青灰板掀开了,贤儒钻出楼顶;蓁蓁随即背起背兜,蹬了上去。
      二人来到楼顶,又爬上了楼门顶端插旗用的细长的顶座——哇,偌大的天津市尽收眼底!
     “你今天怎么这么兴奋,这么有力气呢?”贤儒瞅着蓁蓁红喷喷的俏脸问道。
     “这就是我来的目的之一——当然更是为了您!”蓁蓁笑着,踮起脚尖儿,在贤儒的脸上飞吻了一口。
    “好,那就好好看看天津市吧!”贤儒兴奋地说,“这里算是东北角,大片市区在西北部,中心区在和平路,最繁华的商厦是劝业场。”
      蓁蓁顺着贤儒的手指朝西北和中心区看了看,又转回脸,说:“你不是说水上公园紧挨着津开吗,在哪儿啦?”
贤儒一抬手,向东北上一指:“那不是吗?就在马路那边——很近!”
    “那好,一会儿就去。”蓁蓁理了一下散发,嘴角甜甜地一抿,说。
     他们又四望了一会儿,聊了一会儿,即慢慢下得直梯,走下楼去。到了楼梯口,贤儒问:“不到我宿舍歇会儿吗?”
     蓁蓁问:“宿舍在哪儿?”
     贤儒:“在楼西,过去两栋楼就是。”
     蓁蓁:“游完水上公园再去吧。”
     贤儒看了看钟楼:“都十一点了,下午再去吧?”
     蓁蓁俏脸一绷:“不,现在就去!”
      贤儒见蓁蓁很坚决的样子,就领着她去了水上公园。
      水上公园,山清水秀,豁然开朗;拱桥绿荫,鸟语花香……本来是夏天,可这里却显得凉爽——因为水的面积占居70%以上。
     “你爬楼爬的,不累吗?在这座小桥上坐会儿吧。”贤儒怕把蓁蓁累着,路过第三座小拱桥时,提出让蓁蓁歇会儿的建议。
     “好,稍一坐——咱吃棵冰棍儿就去游泳。”蓁蓁同意坐会儿,但又提出新的要求。
    “游泳?那你带游泳衣来了吗?”贤儒稍有惊讶,但觉得能与蓁蓁一起游泳又立即兴奋起来。
      蓁蓁一手拿着冰棍儿,一手把小背兜扔给贤儒,说道:“不带游泳衣,带这个来干吗?”
      贤儒从小背兜内,拿出蓁蓁的游泳衣,打开一看:前后,中间都是红衣少女畅游;四周蓝色波浪翻滚,白色光线四射。贤儒心里话:嘿,还真靓呢。不禁冲着蓁蓁夸道:“真有心计!”夸后又问,“是去游泳池,还是去散游池?”
     蓁蓁:“游泳池不是中间有条线——男左女右吗?”
     贤儒:“是啊!”
     蓁蓁:“那咱去散游池吧!”
     贤儒一声“好唻”,立刻跑去租游艇。
     小艇来后,蓁蓁冰棍儿已吃完,她稍一做小蹲,纵身跃入艇内,坐向艇座。贤儒摇动小艇,拐了个小弯,即向散游池方向划去。
      到了散游池,贤儒找了一个小岛,简称A岛吧,将艇靠在岛边,用缆绳把艇揽住,即脱掉自身半截袖衬衫,将蓁蓁中身一挡,让蓁蓁脱衣,换上美丽的游泳衣。尔后自己又将裤脱掉,只穿内裤,纵身跳入水中,又回过身来向上举起双手,接蓁蓁下水。蓁蓁毫无羞色。脱去鞋袜,一伸小腰,将优美的身姿扑入贤儒怀中。公园人多,贤儒也没敢抱蓁蓁多长时间。
      开始游时,贤儒问蓁蓁:多怎学会的游泳?蓁蓁说:上师范时,每年暑假老师都组织俺们去游泳池学游泳。贤儒问:你能游多长时间?蓁蓁:最多半个小时。贤儒说:姿势等要领我就不说了,我说一个关键事宜,即游泳时,要让腹腔永远保持半腔气,千万不要将气喷尽;气喷尽后,身体就会自然下沉,你自己试一下就知道了。然后两人离开A岛,一前一后向B岛游去。
      由于贤儒用的是自由泳姿势,蓁蓁用的是蛙泳姿势,因此贤儒比蓁蓁游的快了若干。贤儒停住,边等边问蓁蓁:你游的是蛙式?蓁蓁:蛙泳。贤儒:还会什么姿势?蓁蓁:自由泳和仰泳,最拿手的是蛙泳。贤儒:好,咱就定下来:A岛到B岛蛙泳;B岛至C岛游自由泳;C岛至A岛游仰泳。行吗?蓁蓁轻点了下头。贤儒:那好。说后自己就改成蛙泳,等得蓁蓁赶上,两人一齐游向B岛。
      到了B岛,蓁蓁觉得有些累,说道:“咱到石头上坐会吧。”贤儒也觉得有些累,说道:“那好吧。”说后伸手把蓁蓁拉到一块青石墩上。刚一坐下,贤儒抬头见一对海鸥在散游池上方盘旋,即指给蓁蓁:“看,一对海鸥。”蓁蓁看后说:“真美。”贤儒忙问:“你知道哪只是雄的,哪只是雌的吗?蓁蓁一笑:“不知道。”贤儒说:“刚才叫着主动鵮嘴的是雄的,被鵮的是雌的。”说后回头瞅了瞅蓁蓁的红嘴唇。蓁蓁:“为什么?”贤儒:“雄的在主动调情呢,它在求爱!”蓁蓁回瞪了贤儒一眼,起身下水,用自由姿势向C岛游去。贤儒起身随后追去。
      蓁蓁怕被贤儒追上,用力前游。贤儒见状,拉开架势,双手像倒起了风火轮,刹那间将蓁蓁追上,不觉伸出右手,去抓蓁蓁优美的脚丫儿。蓁蓁收紧双腿,猛一回身,用双手抓住贤儒的左臂,并喊了一声:“用右手带着我向前游!”贤儒没法,只得按照蓁蓁的指示,伸出右手,竭尽全力,拽着自己和蓁蓁向前游去。
       B岛至C岛,蓁蓁本来能游到,但让贤儒一搅合,自己又用双手狠抓了一顿贤儒的胳膊,就又觉得有些累了,即让贤儒拽着,上得岛去,躺在一块厚大的汉白玉石板上。汉白玉石板是白的,蓁蓁的面部、臂部、臀部、腿部也是白的。贤儒看去,就像两块汉白玉粘在了一起,甚是迷人。蓁蓁开始闭着秀眼;闭了一会儿,又睁开眼睛直看蓝天。看着看着,见一只鹞鹰在天空盘桓。她知道,鹞鹰别看小于苍鹰,但身段更细,翅膀更尖,飞得更高更快,向下俯冲时,就像从天空射下的箭头一般。“看,鹞鹰!”蓁蓁一只食指指向天空。贤儒顺着蓁蓁的手指一看:“对,是鹞鹰。”又回头瞅了一眼蓁蓁优美的玉体,问道:“你怎么还认得鹞鹰呢?”蓁蓁一抿嘴:“我小时候在老家就认得。”贤儒又问:“你知道咱这块的鹞鹰是从哪里飞来的吗?”蓁蓁将头一摇。贤儒说:“鹞鹰的家在蓬莱阁北部的长山群岛,小鹞鹰是在山顶上孵出来的。”蓁蓁点了点头,见鹞鹰不见了,既又眯起双眼。贤儒见状说道:“你在这里躺着吧,我到A岛弄游艇去。”蓁蓁忽地坐起:“这是什么话?走,坚决游完全程!”说完,站起玉体,挺身跳入水中,用仰泳姿势优美地游起来。贤儒立即入水,尽快跟上。
       贤儒追上蓁蓁,谦诚地对蓁蓁说:“咱们的手谁也不出来,放在胸前两侧,用两掌向后拨水;头,仰面朝天,不要摆动。行吗?”“行~~~~~”蓁蓁的语音拉得即悠长又悦耳,进入贤儒的耳中、心中后,使贤儒的心湖荡起一层甜蜜的波纹……
        两只凸形的粉色面庞在静水中缓游,岸上的游人看去,看不出是两位情侣在游泳,而是两只鸳鸯在漫游,在漫谈着自己的相爱之情……
       这种姿势,究竟是贤儒有意设计,还是在无意中自然形成?恐怕只有贤儒自己知道。蓁蓁不知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反正从她当时漫游的表情来看,全部是心旷神怡的……
      下午,贤儒带着蓁蓁先去和平路、劝业场一游。在劝业场,蓁蓁给贤儒和自己各买了一身美观的夏装。尔后到海河解放桥牵手漫步。
      晚上睡觉前,蓁蓁严肃地对贤儒说:“寒假在专区汽车站,夜里我是在你身上睡的;因为那是冬天,两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并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所以我放心。现在是夏天,并且还只有咱们俩人,因此咱俩都要自尊、忍耐。行吗?”贤儒郑重地说:“遵命。你在上铺,我在下铺,保证当好你的贴身卫士!”就这样,蓁蓁在平静中,安然地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两人起床,洗漱之后,赶往火车站,坐火车回家。


                                                                          九
      “今天是国庆节,把你叫家来吃顿团圆饭;顺便跟你谈点事——关于你自己的事。”蓁蓁的爸爸到底是正处级,说起话来慢条斯理,拐弯抹角,不用多绕就把人绕进去。
      “我上班才一年零一个月,小小年纪,有什么事啊?”蓁蓁观察爸爸的眼神,就已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何况《婚姻法》给你们女同志定的结婚年龄才十八呀,你已经二十一(虚岁)了,有好主就得爽定下来;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爸爸说。
     “该订了,该订了——这个主忒好了,天上难找,地上难寻哪!”后妈说后,放下剪指甲的剪刀,横着脸,乜着眼瞅蓁蓁。尔后又接着说,“人家本人在财政局工作,爸爸是专区常务副专员。像这样的好主,咱攀都攀不上啊,何况还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的呀!”
      蓁蓁一听,很是气愤。亏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在与贤儒的通信、接触中,吸取了应有的涵养与智慧,须臾把气愤的比例降了下来,微微一笑,说道:“感谢二老的关心——我的婚姻早就订下来了。”
爸爸、后妈惊讶的一瞪眼:“哪儿的?”“ 多怎订的?”
     “津开大学的,今年暑假订的(其实早在通信中就订了)!”蓁蓁脸也不红,心也不跳,神气还挺十足。
爸爸、后妈顿了神。爸爸本来很生气,但一听到“津开大学”四个字,气就消了一些,问道:“学什么的?”
    “中文。”
     “家是哪儿的?”
    “咱村的。”
    “姓什么?”
    “姓王。”
    “怎么认识的?”
     “小学同学,帮我出过气,给奶奶挑过水。”
    “嗷……”爸爸皱着眉头在深思。思来想去突然说道,“村上出来的这种大学生往往前途暗淡,因为没有后台,没人提拔啊!”
     “人家是学习委员,经常发表小说——怎么就没有前途呢?”蓁蓁理直气壮,寸土不让。
     “搞文学的,学多好将来也是个书呆子——哪如搞政治的气魄、光彩呀!”爸爸说后,斜了蓁蓁一眼。
     “我坚决跟定了——津开大学太诱人了——咱们周总理就是津开出来的!”蓁蓁盯了爸爸一眼,起身扭头就走。走到门口处,又加了一句,“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通!”
     “嘿——看看你这宝贝闺女——连老子都敢顶撞啊!”后妈气愤地站起,即用眼瞪着丈夫,又用手指着蓁蓁,嘴里还大声喊叫着。
      ……
     蓁蓁回到自己宿舍,就给贤儒写了一封长信,告知了父亲和后妈给她提亲的全过程。
     贤儒回信说:……你不要思虑过度,压力不要太大,自己当好自己的老师就行了……我一定会拼死攻读,争取留校,等拿到教授与学者头衔,保你一生快乐、平安、幸福……
      一个月过后,蓁蓁的爸爸在一天晚上亲自去学校找蓁蓁。这次的表情,除了还是深沉以外,又加了些新的和睦。说话时,当问完蓁蓁的男朋友叫什么之后,又立即问他的父亲和家庭情况,蓁蓁就把当年贤儒怎么挑水,奶奶怎么反对,一一告诉爸爸,最后说:贤儒家的情况我不太了解,就知道他父亲解放前给解放军送军粮,母亲是家庭妇女,他是独生子。
      爸爸临走时,脸上挂出了笑容,说道:“你自己拿主意吧,乐意跟着这个津开生就跟,后悔也是你自己的事,我就不管了。”
     蓁蓁听后,心中涌起一丝暖意,高兴的满脸通红,嘴上立即说:“谢谢爸爸!”说后,紧跟爸爸的脚步,第一次挽起爸爸的胳膊,送出大门外。
发表于 2015-6-11 14: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你无私的奉献,感谢你馈赠的珍品,我用心跟你一贴
 楼主| 发表于 2015-6-11 15:0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鼓励,替老父亲感谢您!
发表于 2016-2-27 04:56:49 | 显示全部楼层
珍爱生命,果断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文明ID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 ICP13032260-1  

GMT+8, 2017-8-20 12:01

Powered by X3.2 版权所有 :阳光文学网

© 2001-2013 www.ygwenxue.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